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”沈璃雪有些驚訝,初異世,沒向任何人提過自己的名字,妖孽男子又是如何得知的?“這上麵寫著呢!”妖孽男子將木牌遞向沈璃雪,居然是一塊銘牌,上好的柳木十分,上書‘亡母沈氏林青竹’,右下角一行小字:沈璃雪立!沈璃雪柳眉微挑:想不到沈璃雪時時帶著這塊銘牌!“我想,我知道沈小姐的份了!”沈璃雪心中一:“什麼份?”“青焰國丞相府嫡出長!”碧綠的玉佩懸於沈璃雪麵前,妖孽男子笑容璀璨:“這是沈氏家傳玉佩,世間隻此...腹黑郡王妃

“璃雪,我你!”

低沉,磁的男聲,聽的人心底發冷,明明是句曖昧的話,卻仿若帶了巨毒,讓心蝕骨的疼。

無邊痛苦帶著濃烈的怨恨直衝腦海,沈璃雪猛然睜開了眼睛,卻被映眼簾的形,驚的一愣。

衰草連天,一無際,冷冽的風颳過,枯草搖搖曳曳形道道波浪,天空灰暗、沉,彷彿正在醞釀著一場聲勢浩大的暴雨。

這是什麼地方?

沈璃雪皺起眉頭,自己明明躺在風景優的夏威夷沙灘上曬暖暖的太,怎麼一覺睡醒,到了這荒無人煙的貧瘠荒原?

一陌生的記憶突然湧腦海,與原本的記憶迅速融合,沈璃雪皺起眉頭,儘管十分不願相信,卻不得不承認,魂穿了。

的主人也沈璃雪,從小與弱多病的母親相依爲命,兩個月前,母親病逝,在最信任的鄰家哥哥穆正南幫助下,準備進京尋父,哪曾想起程的前晚,穆正南騙開了的房門,深的說著我你,手中白綾卻勒住了纖細的脖頸,冷眼看著在痛苦中停止呼吸……

嗬嗬,穆正南,你的就是親手勒死自己喜歡的人麼?

“咚咚咚!”平穩的地麵突然震起來,沈璃雪口疼痛,頭腦一陣暈眩,怎麼回事?要地震了?

快速站起,沈璃雪四下環顧,天地接壤的地方,一排跳躍著的灰線條,快速向移來。

灰線條越來越近,沈璃雪看的越發清析,那是一羣穿著古裝的人,有強壯的男子,也有老弱婦孺,他們共同的特點是蓬頭垢麵,不顧一切的向前瘋跑,邊跑邊哭,在他們後,奔跑著大批野豬,野牛以及許多不上名字的野,彷彿發怒般,圓瞪著眼睛,徑直向前衝,鐵蹄踏的狼煙四起,地麵震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沈璃雪疑間,一名老婦人不慎摔倒在地,隨後追上的野牛一腳踏在了老婦人頭上,頓時,鮮飛濺,老婦人的頭被踩扁,殘破的軀瞬間淹沒在滾滾的野羣中……

“別關城門……等一等啊……”淒厲的高呼驚醒了震驚的沈璃雪,沈璃雪回頭去,不遠,兩扇古樸的城門快速向一起靠攏。

可惡,守城的人想幹什麼?將百姓關在門外,被野活活踩死嗎?

一道鐵蹄聲在後重重落下,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後背上,沈璃雪一驚,糟糕,有野。

快速轉,避過野牛攻擊的同時,沈璃雪抓著牛角翻上了牛背,雙足輕點牛頭,纖細的快速向城門躍去,隻要進了城,自己就安全了!

“砰!”沈璃雪落地的瞬間,兩扇厚實的大門重重合在一起,隔絕了向城的視線,也碎了衆人生存的希,沈璃雪氣的咬牙切齒:可惡,自己距離城門隻有幾步之遙了……

空的城牆上,瞬間湧出數不清的士兵,穿戰甲,滿目肅殺,手持古樸的弓箭,箭尖所指的,自然是城牆下的野羣。

城門上方,一名年輕男子斜躺在貴妃椅上,半瞇著眼睛,悠哉遊哉的著三位人的捶,肩,喂水果服務,神慵懶,對城牆下慘絕人寰的踩踏,視若無睹。

“啊啊啊……”陣陣慘聲接連響起,沈璃雪回頭去,野追上了奔跑的人羣,不時有人被活活踩死,鐵蹄上掛著手臂等殘肢斷,隨著它們的奔跑,在地上跌撞波。

“開城門……快開城門……”百姓瘋狂,絕的吼著,城牆上的將士們充耳不聞,手中弓箭拉的更滿。

“爲將士,理應保護百姓安全,可如今,百姓被野踩踏,命懸一線,你們不但無於衷的站在城牆上觀看,還閉著城門,見死不救,若是被皇上知曉,可是殺頭的死罪,你們擔待的起嗎?”

單純的呼救打不了這些鐵石心腸的將士,古代是皇權至上,沈璃雪便劍走偏鋒,拿皇帝來押人,讓他們有所顧及,開啟城門。

將士們有些容,卻沒有行,詢問的目齊齊向悠然飲酒的妖孽男子,殺頭死罪他們不想擔,但他們隻是士兵,凡事都要聽從將領的命令,不能自作主張。

“正因爲我們要保護百姓安全,更加不能開城門!”推開人,年輕男子慵懶的直起子:有人給他安了罪名,他當然要有所迴應。

男子二十歲左右,麵如冠玉,白皙,一襲華貴的錦緞長袍,包裹著他修長拔的軀,更顯高貴優雅,風華飄逸。

荒原的天氣很冷,他居然輕搖著一柄摺扇,角輕揚,似笑非笑的著沈璃雪,妖孽的容俊的讓人移不開眼,說出口的話卻如寒風般冷酷無。

“野的速度比人快,就算開了城門,也救不了你們,反倒會讓野趁機闖進來,野發狂,見人就傷,如果它們進了城,城幾千百姓都將命不保,到時,我們纔是真的犯了殺頭死罪……”

言外之意,並非他鐵石心腸,見死不救,而是爲了城百姓安危,他必須犧牲城外的沈璃雪等人,們這幾十人的命,相對城幾千百姓,本不值一提。

“姑娘深明大義,定不會爲了一己之私,而置城上千百姓於不顧,更不會迫我們去犯殺頭死罪吧!”年輕男子摺扇輕搖,妖孽的臉上帶著欠扁的笑。

沈璃雪冷哼一聲,真是伶牙俐齒,能言善辯,短短幾句話,不但解了圍,還將罪責推到了自己上,如果自己再他開城門,就了貪生怕死,爲活命不惜犧牲上千百姓的無恥小人,會盡萬人嘲諷,唾罵……

野羣滾滾而來,將奔跑的人羣淹沒,兩者混在一起,分不清哪是人,哪是,城牆上麻麻的弓箭手全都拉滿了弓,蓄事待發,沈璃雪纖手握起,指甲嵌裡:戰事一起,自己就算不被野踩死,也會被弓箭死!難道自己真要命喪於此!

急思間,沈璃雪到了不遠的一棵大樹,眼睛一亮:有辦法了!

沈璃雪飛上前摘下一片樹葉,快速拂去上麵的沙塵,放脣間,清靈妙的樂聲悠悠響起。

“咚咚咚!”兇猛的野近在咫尺,眼看著就要踩到了,沈璃雪視若無睹,含著樹葉急促的吹奏,樂聲陡然間比剛纔高了好幾個音調。

“咚!”野牛對著沈璃雪衝了過去,妖孽男子角輕揚,搖著摺扇,冷眼旁觀。

野牛擡起前蹄,對著沈璃雪重重踩下,卻在到的服時突然停了下來,在衆人驚訝的目中,慢慢放下前蹄,悄然後退幾步。

妖孽男子著沈璃雪,利眸微瞇,摺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搖著,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,嗬嗬,真是個有趣的人!

野牛退去,沈璃雪暗暗鬆了口氣,顧不得拭額頭的冷汗,繼續吹奏,樂聲如清泉叮咚,又如小溪潺潺,讓人如置山林間,清新自然,野們眸底的暴氣息漸漸散去,安靜的站在草地上,輕搖尾……

“放箭!”妖孽男子一聲令下,數不清的黑羽箭越過沈璃雪,撲天蓋地的向野們,一隻隻兇狠的龐然大頃刻間被刺蝟,倒地死亡……

羽箭的破風聲由強變弱,直至無聲,沈璃雪知曉屠殺結束,停止了吹奏,擡頭,正對上年輕男子妖孽的俊:“你剛纔吹的是什麼曲子?”

“清心曲!”爲百年世家接班人,吹奏清心曲對沈璃雪來是小事一樁。

話不投機半句多,野和人羣都已死亡,沈璃雪沒心和詐狡猾的妖孽男子多說,轉走:“吧嗒!”一隻木牌和一塊玉佩自袖中掉出,沈璃雪還未俯,妖孽男子已搶先一步撿了起來。

“你沈璃雪?”把玩著玉佩和木牌,妖孽男子著沈璃雪,似笑非笑。

“你怎麼知道?”沈璃雪有些驚訝,初異世,沒向任何人提過自己的名字,妖孽男子又是如何得知的?

“這上麵寫著呢!”妖孽男子將木牌遞向沈璃雪,居然是一塊銘牌,上好的柳木十分,上書‘亡母沈氏林青竹’,右下角一行小字:沈璃雪立!

沈璃雪柳眉微挑:想不到沈璃雪時時帶著這塊銘牌!

“我想,我知道沈小姐的份了!”

沈璃雪心中一:“什麼份?”

“青焰國丞相府嫡出長!”碧綠的玉佩懸於沈璃雪麵前,妖孽男子笑容璀璨:“這是沈氏家傳玉佩,世間隻此一塊!”並且,沈明輝的原配夫人,就林青竹。

沈璃雪眼睛一亮,想不到沈璃雪消失多年的父親居然是丞相,份倒是不錯,自己不必再留在這裡野踩踏了:“這裡距離青焰京城有多遠?”

妖孽男子輕聲道:“一千多裡吧!”

這麼遠!沈璃雪皺眉:古代的代步工是馬車,可馬奔跑的速度比不上現代的飛機,火車,什麼時候才能到京城?

“郡王妃不必著急,這裡的野之災已經解決,我正好也要回京向皇上覆命,可以同行!”彷彿看出沈璃雪心中所想,妖孽男子微笑著寬。

“郡王妃?”沈璃雪一驚,在原主的記憶裡,這明明沒有結婚啊,難道記憶出錯了?

“相府嫡長與安郡王十五年前訂下婚約,整個京城人盡皆知,我稱呼你爲郡王妃,也沒錯……”妖孽男子輕聲解釋。

原來是這樣!沈璃雪暗暗鬆了口氣:爲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,還真無法適應這麼小就結婚。

還有這名妖孽男子,剛纔那般冷心絕,視人命如草芥,如今卻大獻殷勤,要帶自己回京,怕是沒安什麼好心,無妨,向來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如果妖孽男子敢對不利,絕不會讓他好過!

“在下南宮嘯,沈大小姐可以稱我爲世子或嘯!”南宮嘯微笑著向沈璃雪自我介紹,與剛纔那個冷心絕,見死不救的他判若兩人:“沈小姐與令堂失蹤十五年,沈丞相非常傷心,如今你活著回來,他肯定非常高興!”

沈丞相以爲沈璃雪死了,正準備讓二小姐嫁給安郡王,如今沈璃雪歸來,想必是用不著二小姐了,可那二小姐對安郡王癡心一片,斷不會輕易讓沈璃雪搶了郡王妃的位子,嗬嗬,丞相府有好戲看了!話不投機半句多,野和人羣都已死亡,沈璃雪沒心和詐狡猾的妖孽男子多說,轉走:“吧嗒!”一隻木牌和一塊玉佩自袖中掉出,沈璃雪還未俯,妖孽男子已搶先一步撿了起來。“你沈璃雪?”把玩著玉佩和木牌,妖孽男子著沈璃雪,似笑非笑。“你怎麼知道?”沈璃雪有些驚訝,初異世,沒向任何人提過自己的名字,妖孽男子又是如何得知的?“這上麵寫著呢!”妖孽男子將木牌遞向沈璃雪,居然是一塊銘牌,上好的柳木十分,上書‘亡母沈氏林青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