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反應,天旋地轉,已經被男人倒在了花海。“不要!你找錯人了!”蘇瞪大了眼,拚命掙紮。“嗯……別蹭,等不及了?乖孩兒!”因近男人的聲音愈發沉啞莫辨,他邪惡的大掌已探進荷葉邊的白睡。“放開!混蛋!”蘇掙紮,然發現男人材欣長拔,在沉沉如山。驚懼起來,瞪大了眼,卻隻瞧清男人背對滿天星鬥之下,凜冽如刀削斧鑿的臉部廓,以及那雙跳躍著**之火,明明熱卻又寒過頭頂星辰的深邃眼眸。拚命掙紮,可還是像鷹梟爪下的小白兔,...薰草開的正盛,空氣飄著花香,潔凈馨。書趣樓()

夜風吹,花海若紫波浪起伏。

蘇開著手機燈順著田壟往花海的白小房子去,夜風很涼,隻穿一件白無袖純棉睡,腳是一雙普通的卡通兔涼拖。

抱了微涼的雙臂,見小房子在前頭,麵一喜。誰知下一秒一大力便從側邊的花叢襲來,一隻炙熱的大掌攥住了纖弱的右肩。

“啊!”蘇嚇的驚呼一聲,手機應聲落花叢,微弱的芒沒不見。

下一刻,蘇被拖一火熱而堅的膛。

“一百萬一夜,給我!”

男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,醇厚的嗓音,暗啞低沉似貝斯,帶著濃鬱的**。

蘇心跳如鼓,來不及反應,天旋地轉,已經被男人倒在了花海。

“不要!你找錯人了!”蘇瞪大了眼,拚命掙紮。

“嗯……別蹭,等不及了?乖孩兒!”因近男人的聲音愈發沉啞莫辨,他邪惡的大掌已探進荷葉邊的白睡。

“放開!混蛋!”

蘇掙紮,然發現男人材欣長拔,在沉沉如山。

驚懼起來,瞪大了眼,卻隻瞧清男人背對滿天星鬥之下,凜冽如刀削斧鑿的臉部廓,以及那雙跳躍著**之火,明明熱卻又寒過頭頂星辰的深邃眼眸。

拚命掙紮,可還是像鷹梟爪下的小白兔,逃不過。

撕痛傳來,隨之,男人鋪天蓋地的吻堵住了蘇的喊聲,紅酒的醇香伴著他獨特的氣息肆的強占了的腔,汲取著不曾被人過的甜。

許久許久,男人蠱的聲音再度響起,嘶啞而帶著別樣的繾綣。

“真甜,一百萬再給我一次,嗯?”

“畜生!我一定會殺了你!唔……”蘇的聲音已不復清悅。

這個可惡的男人,他怎麼能在這樣純聖潔的地方,做出形如惡魔一般的邪惡事兒!

風過,孩白的已被紫花泥沾染,潔凈的花香摻雜了似麝非麝的靡艷氣息,仿若天使的沉淪。

這是紫田鎮,因種著千畝薰草而聞名,吸引了不影視公司過來取景,長久倒了一影視基地。

最近國際知名的大導演王振,帶著好幾個影帝影後級演員過來拍攝一場大製作電影。不想導演竟一眼看了大學假期回家的蘇,邀請參演一個重要配角。

蘇也沒想到,妹妹蘇薔聽到這個訊息會在深更半夜騙出屋,鎖了門,任怎麼拍都不開。爸媽明明聽到了聲響,卻不肯喝止妹妹。

男人的息聲噴灑在耳邊,蘇薔不久前的話也在這時回響著。

“你那麼能耐,一眼讓導演相了,該不會是早被潛規則了吧?那還回來乾什麼?睡導演的星級大酒店多好。我不會給你開門的,滾!”

無家可歸,蘇隻能選擇了花海的觀賞小房子暫避夜風,卻沒想到會遭遇這樣糟糕的事兒。

親的背叛,男人無的撻伐,蘇落下的淚染了下紫的花朵。

一夜強寵:慾總裁強製。書趣樓()夜風吹,花海若紫波浪起伏。蘇開著手機燈順著田壟往花海的白小房子去,夜風很涼,隻穿一件白無袖純棉睡,腳是一雙普通的卡通兔涼拖。抱了微涼的雙臂,見小房子在前頭,麵一喜。誰知下一秒一大力便從側邊的花叢襲來,一隻炙熱的大掌攥住了纖弱的右肩。“啊!”蘇嚇的驚呼一聲,手機應聲落花叢,微弱的芒沒不見。下一刻,蘇被拖一火熱而堅的膛。“一百萬一夜,給我!”男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,醇厚的嗓音,暗啞低沉似貝斯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