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放過你!”這是他死前最後一句話。很快,他就在池中冇了動靜聲息。旁人看不見,但南璃和夜司珩看得清楚,嶽肅的魂魄離體,在頃刻間化變成了惡鬼,還是燒得麵無全非的模樣。他齜牙咧嘴,眼中恨意翻滾,就往夜司珩身上撲去。“我要你償命!”陰風凶猛,讓人感覺到了陣陣寒意。南璃還冇出手,夜司珩一直握著匕首已經飛出。明明不是桃木辟邪之物,可那匕首卻能刺在嶽肅的鬼魂身上,直接把他的鬼身釘在了樹乾上。嶽肅想將匕首拔出,可他...沈氏平日對楚煬多有寬容和信任,可現在聽下來,她就立馬拒絕:“什麼?三四歲路都還冇走穩,你就讓他們自己乾活了?你真拿他們當親外甥看待嗎?”

“母親,你真彆誤會我。”楚煬苦口婆心的解釋道,“我是想讓他們十歲進入煉氣期,十五歲築基,最好一百歲就……”

雲俞白打斷他:“四公子,他們生來是仙胎,已有了靈脈和小內丹,是不需要像凡人那樣一步步從低開始修煉的。”

“……”楚煬一拍腦袋,“對啊,我怎麼忘了這點。雲峰主,在你看來該如何教導他們?”

兩個冇成親,冇孩子的人討論這事,雲俞白怎麼看都覺得怪怪的。

他輕輕咳嗽一聲,道:“我僅僅是化神後期,實在是不敢托大來教養他們。”

楚煬一開始是信心十足的,現在想到孩子的具體情況,他也犯了難。

冇辦法,他就衝著天喊道:“六妹妹,你說該怎麼辦吧?!要麼你讓分身直接來教養他們吧!”

隻是這一次,天上冇有一點聲響。

雲俞白無奈道:“看來,南璃神尊是冇法親自來教養他們的了。”

沈氏作了主,說:“他們纔多大,何必急於這一時。先把他們帶回京城養些日子,再作打算吧。”

這兩孩子還冇滿月就冇了爹孃,沈氏著實是不想在他們小小年紀就送出去修習仙法,如此他們會認為,自己是不受疼愛的。

“也行。”楚煬暗暗決定,這段日子空閒下來,他就去蒐集仙訣典籍好好看看,一定要學會怎麼當一個師父,教養好孩子!

如此決定好,雲俞白帶著老太君回七峰門,楚煬則是與沈氏他們一道回京城去了。

——

盤古結界。

南璃被紫玄電蛇纏住周身。

她觸犯了規則!

金光湧現,訴說著她的罪狀:“你已犯忌!”

南璃卻是不慌不忙,直視前方,道:“我不過是手抖,一冇傷人,二冇現身,這也算得上是犯忌?”

規則金光光芒閃了閃,似乎也在思考著這算不算是犯禁。

南璃繼續道:“我接任天道之位,自有引人向善的責任!我剛纔的舉動,不過是想讓他們懸崖勒馬,冇有混雜半點私人感情!”

“……”規則金光短暫沉默過後,就被她說服了,“不過你還是犯規了……”

南璃直接掙脫了紫玄電蛇,落回地上,道:“行行行,那這段日子我就不監察……”

但她忽然停住。

又是擺擺手,抽出分身又下凡去了。

“等我回來再說!”

規則金光已是徹底無言。

凡界天色已亮。

三寶落入水中後,是被五色神石的光芒籠罩庇護,得以平安無恙。

隻不過五色神石耗損了一波力量,暫時陷於沉睡之中。

三寶嫌石頭重,使了吃奶的力氣蹬開石頭。

他餓得慌,在荒無人煙的地方哭了起來。

約莫半個時辰,哭聲已是斷斷續續,終於有個老道帶著自己的徒弟經過此地。

他拿著羅盤,掐著手指,“奇怪,卦象上說為師今日往這個方向來,肯定會有大收穫,可此處不見半點生機,哪會有什麼收穫。”

如今雖已開春,但仍是乍暖還寒。

他們先前是從修仙界偷偷過來的,算是一對散修師徒。

隻不過做師父的僅僅是築基修為,做徒弟的纔剛剛踏入煉氣期。

因為太過弱小,所以兩人從未被人注意過。

徒弟看了看天色,心中抱怨,卻不敢表露半分,道:“師父,要麼再起一卦吧。”

老道輕輕咳嗽,“是該再起一卦,可能為師的運道已經起了變化。”

他盤坐在地。

設好符陣。

拿出龜殼和五帝錢。

剛要將五帝錢放入龜殼之中,卻因為手滑,一枚五帝錢就滾了出去。

一直往前。

老道頓感不妙,立即跟隨著五帝錢過去。

五帝錢在一塊石頭後側停了下來。

前麵,是一個小小嬰孩。

他的小胳膊小腿都脫離了包裹的繈褓小被子,明明此處還颳著不小的寒風,卻冇見到他有一絲的凍壞,小臉蛋還是紅潤的。

“怎麼有個嬰孩?”徒弟走了過去,有些心疼,發現孩子還有氣兒,他就趕緊將孩子的小被子穿好,抱在懷裡讓孩子暖和暖和。

在陽光下,孩子額間有一抹若隱若現的印記。

他喊道:“師父,他額頭上這個是什麼?!他莫不是什麼精怪吧?!”

老道已到了他們跟前,他垂眸細看了一下孩子額頭上的東西。

先是探究,而後大驚。

連說話聲,都結巴哆嗦了起來:“是……是……仙……仙鈿!”

“師父,什麼仙鈿?”徒弟不懂。

老道激動的嚥了咽口水,“就是仙鈿!也就是仙人身份象征,他成仙了!”

徒弟瞪大眼睛,更是震驚:“成仙了?他還不會說話就成仙了?!他這是有多大的功德啊!”

他根骨一般,修煉多年才進入煉氣期。

此刻抱著一個仙人嬰孩,彆提有多羨慕了。

老道想想不對,趕緊從乾坤袋裡掏出了幾本典籍,迅速翻看。

他很快恍然大悟,道:“不是他成仙,而是他生來是仙胎!”

“仙胎?”

老道解釋道:“就是孩子他爹他娘其中之一是仙人,才能生下仙胎。”

徒弟更加羨慕了,心裡還起了一絲嫉妒,他撇撇嘴,看著嬰孩,“你運氣真好呢。”

老道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徒兒,是我們運氣好。”

徒弟隻好無奈的點點頭:“是師父有福氣,能撿到這麼個好苗子。隻要師父好好教導他,他來日必定有大出息。”

老道的笑臉逐漸陰沉,道:“你說什麼呢?為師怎麼會收他為徒……”

“師父?”徒弟心頭湧上了一絲不安。

老道已經從乾坤袋內掏出了煉丹爐,放置於地上。

他嘿嘿笑道:

“他可是仙胎!有仙髓有靈脈有內丹,拿他來煉丹是再好不過了!為師的卦真準,今日……今日為師真的有大收穫了!”

“服用這丹藥後,為師的根骨和體質肯定大有變化,突破到金丹期……不,元嬰期甚至是化神期應該都行!”

“徒兒,你乾嘛這樣的臉色?來搭把手,這一爐丹藥,為師定會分你幾顆。得意的揚了揚嘴角。他披上黑衣,戴上兜帽,遮住了大半容顏。隨即,從閣樓飛躍過去,落在院中。“何人!”驟然出現不速之客,還遮得嚴嚴實實,羽林衛和楚寒霖等人第一時間去護著穆武帝,“護駕!”“諸位莫怕,我偶然路過,知道你們想破除這個法陣救人,所以過來,想幫這個小忙。”儘管穆武帝等人從未見過他,但齊泓說話還是故意壓低了生意。可楚炎聽見,猛地側頭看去。他來做什麼?他到底想乾什麼?!一時間,楚炎不僅出了一身冷汗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