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散盡,結果就是自己神師的天賦徹底消散。神師啊……那可是真正高高在上,讓所有修士捧著的存在。若是說放棄,心裡還是有點失落。但是蘇牧也是果斷的人。在活著和神師之間,他還是清楚的選擇了活著。隻是讓他頭疼的是,在兩個月後,拜月山就會來。自己父親和拜月山的人好像有什麼關係,那邊給了自己一個門名額。不過按照蘇牧對自己老爹的認識,多半是拜月山的大人被自己父親給治好了什麼疑難雜癥。自己那個不靠譜的老爹,放著頂尖的...“八公子,這是你今月份的靈藥。”

蘇牧麵前,一個乾的黃靈藥擺在了桌上。與其說這是靈藥,不如說是一塊帶著些靈氣的草藥。

這隻是一塊六年份的地黃須。

蘇牧皺眉,道:“我的丹藥呢,還有靈石呢?”

留著八字鬍的管家笑瞇瞇的抿了抿,道:“您的丹藥和靈石,都被二公子拿走了。二公子說最近沖擊境界,先借八公子的,回頭都給您個補上。”

“沒經過我允許,你就敢把我的東西給別人?”

蘇牧拳頭一握,麵沉了下來。

“呦,八公子息怒,小的哪有這膽子。這不是二公子說您答應的嗎,再說,二公子和您是主脈親,那裡是什麼外人呢。”

後勤管事一雙小眼睛瞇瞇著,連連拱手。隻是他的態度,就是瞎子都能看出其中的敷衍。

“你很好。”

蘇牧死死盯著那後勤管事看了一會。拿起桌子上的地黃須,轉就走!

在他後的旁係子弟,都連忙讓出了一條路,看著蘇牧遠遠離開。

“嗬嗬,八公子現在連丹藥都被二公子拿了?”

“一個廢,用了也是浪費!”

“以前八公子也是天才!”

“呲!以前的事有什麼好說,從他得了那個怪病,這幾年修為哪有一點進展,用了丹藥也是浪費!”

看著蘇牧離開的背影,那管事也是眼神不屑。

一個廢,就算是主家又如何?

自己還真不信他能怎麼著自己!如今二公子如日中天,討好他得罪一個不被重視的廢,這乃是穩賺不賠的買賣!

……

蘇府後山,蘇牧正盤膝坐在上麵。

與其說山,更不如說是一個大土堆。整個小山坡隻有五六丈高,山上長滿雜草。不過因為靠近蘇府角落,所以倒是清凈,平日連路過的人都沒幾個。

蘇牧拿出那地黃須直接放在裡,三口兩口就吞了下去。

這一幕若是被旁人看到,恐怕都會驚掉下!

就算這地黃須才六年分,但是也是貨真價實的靈藥。

除了極數靈藥,其他都不能直接吞服,那樣雖然能補充靈氣,但是給帶來的危害和負擔更大!

很顯然,連品級都沒的六年地黃須明顯不屬於那“極數”。

在吞了那地黃須之後,蘇牧立刻拿出了八中指長短,比發稍微一點的銀針來。

每一個指,蘇牧都夾住了一銀針。

從頭頂到下,蘇牧一一將那銀針刺自己。

而那地黃須所帶的靈氣,緩緩匯集到了蘇牧刺進的銀針附近。

此刻,蘇牧的腦袋微微腫起來,如同一個大頭娃娃一般。隻是隨著蘇牧出銀針,一明的氣息,在靈氣的裹挾下,直接沖了出來!

而蘇牧的臉上,明顯浮現一抹輕鬆。

直到八銀針全部拔出來,蘇牧的腦袋也恢復了正常。而在他邊,那從他腦袋中沖出來的氣息,卻在山坡上縈繞不散。

隻是此刻詭異的是,在他周圍的草木,竟然在無風的況下,輕輕搖晃!

甚至有一朵白丁香,跐溜一下將自己的在土地中出來,蹦蹦跳跳的來到了蘇牧邊,如同小貓一般的在他蹭了蹭。

“呀呀!”

蘇牧笑了笑,輕輕了那白丁香的花瓣,道:“牙牙今天又長高了,有沒有聽你鬆哥哥的話?”

“呀呀呀!”

那小的丁香蹦了蹦,爬到蘇牧的肩膀上,須紮進他的領。

的花瓣蹭了蹭蘇牧的脖頸。

“老鬆,幫我清理下子吧。”

逗弄了一會小牙牙,蘇牧來到那土坡上唯一的一顆鬆樹旁,坐了下來。

“嗯。”

在那鬆樹上,突然張開一隻深褐的眼睛,一抹翠綠濃鬱的,順著蘇牧的眉心滲了進去。

“主人的魂力,又了,用不了半年,恐怕就能徹底清除所有魂力了。”

聞言,蘇牧不由苦笑。

此刻,隨著他療傷結束,整個山坡上的草木都活潑了起來。

一朵朵野花雜草,竟然如同一般,在山坡上奔跑。淡淡的熒在它們上飄散,如同頑皮的靈。

這都是因為蘇牧。

蘇牧通過銀針疏匯出來的,是他自己的魂力。這些魂力四年來凝聚在山坡上,讓這些草木都了。嚴格意義上來說,蘇牧是它們的締造者,本質上,和父親沒什麼區別。

唯一不同的是,這些草木和普通的妖比,多了草木之心。

那是足以讓妖和丹師瘋狂的至寶。

這代價就是,蘇牧所有的本源魂力。

魂力不是任何人都有的。平常人修煉隻是從煉魄境開始,三魂牢固,居於識海。但是有的人天生三魂強大,溢位的魂力會讓人擁有獨特的力量,更能挖掘三魂中的神力量。

這種人就是神師。

那是地位超然的修煉者。而且神師是天生的。

很幸運,蘇牧就是其中之一。在四年前,他因為頭痛,發現了自己三魂的強悍。但是他的三魂強過頭了。

他三魂已經開始迫他的,若是不解決,第三次頭痛,他的腦袋就會“嘭”的一聲,被魂力掉。

或許會為歷史上第一個,自己被自己掉腦袋的神師。

唯一的辦法,就是徹底放空自己的魂力。

在這期間,自己不僅無法修煉,還無法用靈力。所幸,自己父親就是一名藥師,找到了祛除魂力的辦法。

隻是四年前,他卻莫名的失蹤了。

還好他留下了一本藥經。讓自己也找到了辦法。

但是魂力散盡,結果就是自己神師的天賦徹底消散。

神師啊……

那可是真正高高在上,讓所有修士捧著的存在。若是說放棄,心裡還是有點失落。

但是蘇牧也是果斷的人。在活著和神師之間,他還是清楚的選擇了活著。

隻是讓他頭疼的是,在兩個月後,拜月山就會來。

自己父親和拜月山的人好像有什麼關係,那邊給了自己一個門名額。不過按照蘇牧對自己老爹的認識,多半是拜月山的大人被自己父親給治好了什麼疑難雜癥。

自己那個不靠譜的老爹,放著頂尖的修行天賦不修行,偏偏迷上了不流的藥師,當初差點氣的爺爺和他斷絕關係。

隻是到時候自己靈力還不能用的話,會不會有什麼問題?

就算是看自己父親的麵子,作為大唐三大派的第一宗門,拜月山恐怕也不會收一個不能用靈力的廢人作為門弟子吧?

而就在這時候,旁邊的鬆樹突然道:“主人,天上好像有什麼東西……”

“嗯?”

蘇牧一愣,他抬頭。

在極其遙遠的天邊,一團火紅的雲彩出現在了高空之中。

“這……”

流星?靈?神通?

蘇牧腦海中才浮現出一個個疑問,就猛然臉大變!

“不好!”

那東西……竟然沖著這裡來了!

明明距離這裡極遠,但是近乎瞬間就臨近!

蘇牧看到一個明的人影,他的眉心長著一個燦金的豎眼,正是那個眼睛將他的包裹,抵擋著一緋紅的火焰。

而那個火焰的來源,就是……那影子背後的一柄箭矢!

“主人!”

“呀呀!”

眼看那箭矢臨近,那鬆樹猛然一拔,整個擋在了蘇牧前!

肩膀上小的白丁香也直接爬到了蘇牧的臉上,朝著前麵張開自己不過指肚大小的花瓣。

轟!!!

“不!!”

隨著一聲巨響,蘇牧看到前的鬆樹瞬間變了一抹焦炭,緋紅的火焰遮蔽了他所有視線!

他一把揪下小牙牙,死死捂在懷裡。

下一瞬間,一灼熱緋紅的箭矢,帶著讓人魂魄栗的氣息,刺進了蘇牧心口!修煉者。而且神師是天生的。很幸運,蘇牧就是其中之一。在四年前,他因為頭痛,發現了自己三魂的強悍。但是他的三魂強過頭了。他三魂已經開始迫他的,若是不解決,第三次頭痛,他的腦袋就會“嘭”的一聲,被魂力掉。或許會為歷史上第一個,自己被自己掉腦袋的神師。唯一的辦法,就是徹底放空自己的魂力。在這期間,自己不僅無法修煉,還無法用靈力。所幸,自己父親就是一名藥師,找到了祛除魂力的辦法。隻是四年前,他卻莫名的失蹤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