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送孤兒院,一百零八戶人家都姓劉,一家一天流養,養到十八歲能自力更生。李桂香狠狠瞪了小樂萱一眼,冇好氣的進屋給端飯。小樂萱嚥了咽口水,滿眼期待著熱騰騰的白米飯。然而兩分鐘後……李桂香端了個缺口臟碗出來,也冇給拿筷子,把碗往屋簷下一丟:“吃去!管你一天飯,還得讓你在家睡一晚,我懶得給你收拾狗窩!你村長爺爺這麼稀罕你,吃完今晚去他家睡!”小樂萱認識這碗,這是麻子叔家狗吃飯的碗,小半碗飯菜黑乎乎的,很臟,...傍晚六七點,農村莊稼人一般這個時候才吃晚飯。

未滿六歲的小丫頭劉樂萱,躡手躡腳的走到劉二麻子家門口。

今天到小樂萱吃他家的飯了,他老婆李桂香是全村出了名的潑婦,早飯和午飯冇敢過來吃,肚子早得前後背了。

小樂萱剛走到門口,李桂香正端著盆洗菜水往外倒,一見,李桂香那張豬腰子似的大長臉頓時黑下來:“死蹭白飯的又來了!這麼快就又到我們家了?”

嚇得小樂萱脖子一,想轉就跑。

村長家跟劉二麻子家一道院牆之隔。

聽見潑婦這話,五十多歲的老村長在院子裡忍不住幫娃娃說道:“全村百多戶人家,一年最多到你家三次,小娃娃能吃你多?”

一聽村長這話,潑婦更火大了:“吃吃吃!全村都欠你那死鬼爹媽的!”

全村原本兩百多戶人家,兩年前一場泥石流奪去了一百多戶人的命,災難來臨時是半夜三更,所以幾乎都是一家子連人帶房子團滅。

四歲的小萱寶了家唯一的倖存者。

關於小萱寶的養問題,村長召開過村會,不送孤兒院,一百零八戶人家都姓劉,一家一天流養,養到十八歲能自力更生。

李桂香狠狠瞪了小樂萱一眼,冇好氣的進屋給端飯。

小樂萱嚥了咽口水,滿眼期待著熱騰騰的白米飯。

然而兩分鐘後……

李桂香端了個缺口臟碗出來,也冇給拿筷子,把碗往屋簷下一丟:“吃去!管你一天飯,還得讓你在家睡一晚,我懶得給你收拾狗窩!你村長爺爺這麼稀罕你,吃完今晚去他家睡!”

小樂萱認識這碗,這是麻子叔家狗吃飯的碗,小半碗飯菜黑乎乎的,很臟,一看就是狗吃剩下的。

看了眼碗裡的東西,本能的抬起頭來看著李桂香。

這一眼就把潑婦點著了,炸彈似的炸開了:“看什麼看!趕給老孃吃了!可彆讓左鄰右舍的說閒話,說老孃捨不得給你口飯吃!”

小樂萱嚇得一,忙蹲下去端了狗碗,不過冇吃,而是端著狗飯拔就跑,往隔壁村長爺爺家跑去。

李桂香愣了下,反應過來,急忙去追:“你個死丫頭!把碗端哪去!給老孃死回來!”

小樂萱一天冇吃東西,加上年,在村長家門口就被潑婦一把逮住了領,逮住就是狠狠的一扯。

小樂萱被扯的猛往後一倒,端在手裡的狗飯朝天揚去,好巧不巧,嗖的一下,一碗蓋在了潑婦的臉上,接著‘啪’的一聲,碗掉在地上應聲而碎,也‘撲哧’一聲後腦勺著地,摔得頭暈眼花。

“好你個不知好歹的死丫頭!冇良心的狗東西!老孃給你口飯吃!你不知道恩!竟敢用碗砸老孃!”

李桂香氣的都歪了,頭髮上臉上全是狗飯,忙用袖。

“你個冇爹媽教養的!百家飯都喂不飽的白眼狼!老孃今天就幫你爹媽好好教育教育你!”

咒罵著,潑婦拎住小樂萱的領,揚起掌就要過去。

小樂萱著脖子瑟瑟發抖,摔的不輕,更被嚇懵了。

正在這時,村長家的院門突然開啟。

老村長見眼前的況,一把就拽住了李桂香打人的手,氣如洪鐘的一聲怒喝:“你個死老孃們兒!想做啥?不是你生的你不心疼!缺不缺德?”

“對!我缺德!村長,你不缺德你自個兒養去啊!乾嘛拉著我們大家一起養?”

潑婦雙手叉腰,一副大乾三百回合的架勢擺了出來:“我欠爹媽命了?還是欠命了?憑什麼老孃就得賞口飯給?”

這靜不小,一下子左鄰右舍的都被引了出來。

有人眼尖的發現摔壞的那碗是二麻子家的狗碗,立即有人幫村長說話了。

“我說他二嬸,這娃娃夠可憐了,你不想給口飯吃,不給就是了,你給碗狗飯就不怕遭雷劈?”

這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到了那摔壞的碗上。

“真是缺德,不就跟娃娃的爹媽生前有點過節嘛,人家兩口子已經不在了,你至於這樣作踐人家娃嗎?”

“這麼點娃能吃多嘛!”

“就是,一年也就一家三天,我們排在前麵,一年也才讓娃娃吃四天飯,多大點事。”

李桂香在村裡耍起橫來,冇人是對手,麵對諸多指責,眼珠子一瞪,張口就懟了回去:“對,你們都是行善積德的好人,你們這麼有本事有善心,領回去養啊!漂亮話誰不會說!一個個裝什麼大尾狼!”

窮鄉僻壤的地方,誰都不願意家裡多張吃飯的。

“好了!都彆吵了!”

村長見小丫頭眼睛紅了,咬著小,冇哭出來,吃了兩年的百家飯,被人欺負了知道冇爹媽疼了,不敢哭。

“大家相互傳一聲,明早九點,召開全村大會,關於養這娃娃的事,開會再說。”

村長說完,飛起一腳就把摔碎在家門口的狗碗踢開了。

李桂香還以為這一腳要朝上招呼,嚇得猛往後一退,結果被塊石頭絆了腳,一屁坐在了地上,接著就是一聲殺豬似的嚎:“哎喲——”

潑婦這一屁剛好坐在半塊狗碗上,痛的彈起來捂著屁直跳:“疼死我了——”

頓時引起一陣鬨笑。

“二嫂,給娃吃狗飯,報應來得太快了吧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本來還紅著眼睛的小樂萱都被逗笑了,小丫頭長了張萬分討喜的小臉蛋,烏溜溜的眼睛又大又圓,笑起來還有兩個小酒窩,能把人甜化了。

村長看都冇看一眼鬼哭狼嚎的潑婦,拉著小丫頭進了自家院子,給了自己七十多歲的老孃:“媽,你幫娃洗個臉,給盛碗飯。”聽村長這話,潑婦更火大了:“吃吃吃!全村都欠你那死鬼爹媽的!”全村原本兩百多戶人家,兩年前一場泥石流奪去了一百多戶人的命,災難來臨時是半夜三更,所以幾乎都是一家子連人帶房子團滅。四歲的小萱寶了家唯一的倖存者。關於小萱寶的養問題,村長召開過村會,不送孤兒院,一百零八戶人家都姓劉,一家一天流養,養到十八歲能自力更生。李桂香狠狠瞪了小樂萱一眼,冇好氣的進屋給端飯。小樂萱嚥了咽口水,滿眼期待著熱騰騰的白米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