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人。為了他,母親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掉了。秦立整日練功,難免帶來一些傷害,因為請不起有名的醫生,隻能去請這個在秦家地位並不高的醫師。而這個吳醫師,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、狼!總是借著給秦立看病的機會,用那雙猥瑣的眼睛瞄著秦母,秦母雖然落魄,但那高貴的氣質、優雅的談吐、廣博的學識無一不瘋狂的吸引著吳醫師。隻是,秦母又怎麼可能看上他這種人,若不是為了兒子,本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。這次卻不行了,秦立因為到...秦立很想睜開自己的眼睛,卻覺到眼皮無比的沉重,重若千鈞,腦中也是一片混,無數悉的、陌生的記憶紛紛湧上來,讓他有種腦袋要被撐的覺,忍不住出聲。

這時候,秦立覺到有一隻溫暖的手覆蓋在自己的額頭,著自己的臉頰,很輕,很溫,著一憐惜,珍……同時,朦朧中聽到一陣斷斷續續,似有還無的嗚咽聲,突然,似乎有一滴雨滴打在了臉上,涼涼的,沿著臉頰往下流,而後過角……鹹鹹的。

秦立的心猛的了一下,一莫名的悲憤襲來,大腦就像是被閃電劈中一般,在這一瞬間幾乎喪失了思考的能力,腦中再次陷極度混當中。無數記憶的碎片再一次水般洶湧襲來,秦立就像是一隻被怒浪卷進大海的可憐蟲,沒有毫反抗的餘地,最難的是想昏過去,都為一種奢。

對外界的知,也再一次徹底中斷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他終於融合了腦中全部的記憶,那種痛苦的覺也漸漸消失,黑暗中,秦立心中茫然,想不到這麼離奇詭異的事,都能讓自己遇到,原以為必死無疑,卻不想竟然以另一種方式,再一次的活過來!

這個時候,秦立對外界的知,也一點點的恢複了正常,耳中傳來一個有些清冷,但卻帶著幾分哀求聲音:“吳醫師,求你救救他,隻要能把他治好,我,我一定重謝!”

“重謝?大小姐,現在的你,又能拿什麼來重謝我?”

黑暗中,秦立的眉頭皺起來,腦中充滿悲憤的記憶告訴他,他很反這個聲音的主人。

為了他,母親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掉了。秦立整日練功,難免帶來一些傷害,因為請不起有名的醫生,隻能去請這個在秦家地位並不高的醫師。

而這個吳醫師,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、狼!總是借著給秦立看病的機會,用那雙猥瑣的眼睛瞄著秦母,秦母雖然落魄,但那高貴的氣質、優雅的談吐、廣博的學識無一不瘋狂的吸引著吳醫師。隻是,秦母又怎麼可能看上他這種人,若不是為了兒子,本連看都懶得看他一眼。

這次卻不行了,秦立因為到巨大刺激,吐昏厥,已經有生命危險,秦母也了方寸,剛剛去求過小時候最疼的三哥,讓他跟父親說一聲,卻不想不但沒見到三哥,還被三哥新娶回來的第八房小妾一通冷嘲熱諷的給罵了回來……

吳醫師眼看了一下秦寒月,那張絕的臉上,掛滿淚水,早失去往日的高貴和從容,眼神中的絕讓吳醫師忽然間有種衝,心裏想著:如果能一下的手,此生也是無憾,要是能抱一下這個人,就是死,那也值了!

秦寒月的心裏掙紮著、猶豫著,終於咬牙說道:“吳醫師,求您了,將來,將來……小立他長大了,我一定讓他報答您的大恩大德,我……我給你跪下了!”

吳醫師的臉上帶著一驚愕,心隨即便被狂喜充滿,看著這個曾經他需要仰視的人,在他麵前緩緩的……屈膝。

終於,你這隻高傲的白天鵝,也要求我這隻癩蛤蟆了?吳醫師貪婪的眼神,死死盯在秦寒月的臉上,哆嗦著出手去,想要去秦寒月的臉。

秦寒月雙目冷芒一閃,忽然寒聲道:“吳醫師,請你自重!”

吳醫師那隻抖的手一下子收了回來,隨即便狂怒起來,嘿嘿冷笑道:“大小姐,你不想要你兒子的命了?”

一天大的憋屈忽然在秦立的口,秦立雙眼霍地睜開,猛的從**坐起來,哇的一聲,一口熱從他口中噴出,那濺了一床一地。

“你找死!”

秦立雙眼出兩道冰冷的寒,死死盯著吳醫師,從**一躍而下,掄起拳頭,呼嘯著砸在吳醫師那張猥瑣的臉上,接著,又飛起一腳,狠狠踹在吳醫師的口,噗的一聲,將吳醫師從房間裏踹出門外,那扇本就老化了的木門當下便被吳醫師的子撞得稀爛。

這一切發生在電火石之間,快到任何人都反應不過來。

秦母發出一聲驚呼,一把扶住搖搖墜的秦立,手忙腳的給秦立著邊的鮮,同時抖著問道:“兒子,你,你這是怎麼了,你別嚇唬為娘!”

這人,就是自己的母親?也不知是否是錯覺,吐了一口,秦立反而覺得輕鬆了很多,看著眼前這個滿麵淚痕,目悲慼的漂亮*婦,秦立一時間有些茫然,記憶的融合,卻不代表心靈上的接,剛剛他的發,完全是源於靈魂深那巨大的悲憤和看不得有人如此脅迫一個人。

一拳一腳將吳醫師給打出去之後,秦立才豁然發現,自己的變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年,不過看起來倒是十分健壯,胳膊都比正常的同齡人要健壯不,再翻出腦中的那個記憶,秦立的眼中,忍不住有些狂喜,這的基礎打的太好了!自己之前若不是基礎打晚了,又怎麼會來到這個世界?

真是天意啊!秦立心中想著,想起邊這個為了自己不惜付出一切代價的人,盡管他已經不是那個秦立了,但靈魂的融合,記憶的傳承,讓原本就一直親母的秦立口而出:“……娘,我……我沒事的。”

說完,秦立自己都愣了一下,隨即深呼吸了一口氣,至親就是至親,即便自己擁有一顆二十多歲人的靈魂,還是無法排斥這種親,不過,這覺似乎很好!

秦寒月本就不信兒子的話,兒子被刺激得吐昏迷了三天,醒來後又吐了一口,還大打出手,怎麼會沒事?

這時候,外麵的吳醫師已經狀若瘋狂,本想占秦寒月點小便宜,卻不想便宜沒占到不說,門牙被打掉兩顆,口被秦立狠狠一腳,差點直接給踹死。雖然心裏一直對秦寒月十分畏懼,不過今天吃了這麼大的一個虧,外麵已經有秦家的下人在圍觀,要是找不回場子,自己以後也不用在秦家混了。?大小姐,現在的你,又能拿什麼來重謝我?”黑暗中,秦立的眉頭皺起來,腦中充滿悲憤的記憶告訴他,他很反這個聲音的主人。為了他,母親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賣掉了。秦立整日練功,難免帶來一些傷害,因為請不起有名的醫生,隻能去請這個在秦家地位並不高的醫師。而這個吳醫師,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、狼!總是借著給秦立看病的機會,用那雙猥瑣的眼睛瞄著秦母,秦母雖然落魄,但那高貴的氣質、優雅的談吐、廣博的學識無一不瘋狂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