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也就是說,他無緣當薑筱的老師了!這真是一件令人十分懊惱的事情!羅老師並沒有想到,自己前世就教過薑筱了。“餘老師,現在你承認薑筱的考試成績了嗎?”他看向餘春雨。餘春雨到現在還是處在一種震驚當中。薑筱真的做到了,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?一個學生成績優異也就罷了,能夠門門功課都拔尖嗎?薑筱想告訴她,她的確就是門門功課都拔尖。“薑筱,你是怎麼學習的?誰教你的?”餘春雨擠出一個笑容來,看著薑筱,道:“那位......“孟惡霸,你......”

她的話還沒有說完,唇就已經再次被孟昔年給堵住了。

林蔭道,夕陽,晚霞,微風,鳥鳴,不遠處的一縷炊煙,都成了他們繾綣深吻的背景。

江筱一開始還是有些顧忌著的,但是當孟昔年的舌攻進來時,她就全身發軟地淪陷了。

她伸手摟住了他的腰,回應著他的熱烈。

管他的呢。

她隻知道她愛慘了這個男人,隻知道他剛沐浴戰火回來,隻知道他們之間的相處本就難得。

隻知道現在她全身心都是要他的。

隻知道他的吻讓她沉溺。

等他們回去,孟朝軍和崔將軍已經在下棋了。

崔夫人朝江筱招了招手,“來來來,小薑來幫忙端菜。”

江筱立即就跑了過去。

孟昔年看著她輕靈的身影,摸了摸唇。

嗯,好像他們手牽手在林蔭道散步,走幾步就一個熱吻,這種經驗也還是第一次?

這在外麵跟在家裡也是完全不一樣的啊。

在家裡,沒有別人,吻著吻著就容易擦槍走火,但是在外麵,有所控製,更能享受到抱著她和吻著她的幸福。

孟昔年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喜歡親吻一個人。

當真是控製不住。

那麼一段林蔭道,他們走了很長時間,因為走一段他就忍不住要摟著她親,走一段又忍不住親。

真是恨不得唇都不分開了。

“小孟,過來過來,你老子這棋藝不行,還不如小炮仗呢,你過來跟我殺一局我看看,這人啊,找不到對手也不是一件好事。”崔將軍沖他叫道。

孟昔年把腦子裡的綺念都壓了下去,快步走了過去。

他一走過來,孟朝軍就大鬆了口氣,趕緊地把座位讓給了孟昔年。

老天。

他都不知道跟崔將軍下棋都這麼大的壓力!

每走一步都要冥思苦想,但是想的時間一長了吧,崔將軍又一句話下來了。

這戰場瞬息萬變,哪有這麼多時間讓你這麼磨磨蹭蹭的?

等你想完,敵人都打到家門口了。

可要是不想吧,一棋子下去,崔將軍也有話說。

什麼叫兵行險招?險招,那也是有一定的成功機率的,一步死棋算不上險招,那隻能算是自尋死路!

這一局下來,他背後都汗濕了。

現在孟昔年一來,他頓時就覺得解放了。

江筱端了菜出來,一眼掃了過來,正好看到孟朝軍長出一大口氣的樣子,忍不住撲哧一聲就笑了。

“你看著吧,你崔爺爺是不把人都嚇跑是不罷休的,我聽說他身邊就沒有人樂意跟他下棋。”

崔夫人也望了那邊一眼,跟著笑了起來。

“崔爺爺太霸氣了。”江筱說道。

“一輩子好強,不服輸,人也聰明,所以骨子裡多少還是傲。”崔夫人這麼評價著自己的丈夫。

隻除了那麼一件事。

她暗暗嘆了口氣,看了江筱一眼,然後轉身走了進去,不一會拿了一條折疊成豆腐塊的毛巾出來,遞給了江筱。

江筱下意識接了過來,隻覺得涼涼的。

她茫然地看著崔夫人,“這是?”

崔夫人指了指她的嘴唇,“敷一下,這山泉水很涼,可以冷敷了。”看著他,眼睛又泛了紅,弱弱地道:“不管怎麼樣,薑筱一個小姑娘對我大嫂動手了這可是事實啊,咱們也不跟她計較了,可是我大嫂畢竟也是一把年紀了,麵子上也下不來,不是應該跟她好好地道個歉嗎?朝軍,你說是不是?我跟我大嫂再親,畢竟也隔著一層關係。像我自己,雖然薑筱也不小心把我......我摔了一跤,但是我可以不用計較啊。”薑筱摟住了孟老的臂彎,“爺爺,放寬心,這有什麼可生氣的?您隻當看戲!”說完,她看向了孟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