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好了,怎麼測試,總不能抱著這一堆玩意去外麵試吧.”孔叔看著桌子上的一攤,還都連著電線,提不能提,抱不能抱的,還真是有點為難,罕見的點了一顆煙,朱雪峰也隻好陪著抽。“就這點事,你們爺倆,還在家抽上了,至於這麼愁眉苦臉嗎,老孔,你叫個車來,放車上跑,不就行了.”“對呀,我怎麼沒想到.”孔叔連忙起身去書房要電話,一會就出來了,對著朱雪峰問道。“小峰,你這玩意能傳多遠?”朱雪峰想了想,現在城裡的建築並不多...第317章傻柱發飆

原來,許大茂從派出所關了七天,被保衛科領了回來後,一個訊息從保衛科傳了出來,也就一個下午,傻柱在食堂也知道了,傻柱的事,是二大爺舉報的。

算算時間,朱雪峰還在淡水專案組和江主任探討的時候,這事真的很久了。

傻柱得了訊息,火冒三丈,這擺明瞭坑人啊,還不是坑自己一個,自己、妹妹,這要是有後人,都擱一塊坑了,現在好不容易知道了誰在搗鬼,哪裡還按耐得住。

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傻柱就氣沖沖的進了大院,回家取了根木頭棍子,直奔後院。

來到二大爺家門口,沒有理會二大媽的招呼,抄起木棍就動手,在二大媽目瞪口呆中,將兩間廂房的玻璃通通砸碎。

二大媽急得跳腳,她可不知道怎麼惹了這個煞神,拚命的拉住傻柱的手。

“柱子,有啥事好好說,我們家哪裡得罪你啦,你這是要拆了我們家啊.”

“二大媽耶,這事啊,還真是你們家對不住我,我拆你們家,劉海中也說不出一個屁來,您老就別攔著,那涼快哪待著去,別耽誤我拆,一會我還得回去做飯呢.”

“柱子哥,你別拆我們家啊.”

劉家兩個傻小子也跑了過來,見傻柱一副凶神惡煞的臉,倒是沒敢上前拉著,隻是哀求。

“再說都是國家上門認定的,我怎麼就偽造了,這大院子你們好多人還沒搬過來呢,我家就在,我潛伏誰!”

“老太太耶,真是對不住,吵著您了,這不劉海中家,烏煙瘴氣的,我幫著清理一下,給他們家散散晦氣,要不這人在晦氣裡麵待久了,腦子就容易出問題,總做點噁心人的事.”

“柱子聽勸,我先回去歇著,你可別在後院裡鬧騰,我這心裡讓你折騰得撲騰撲騰的,難受.”

“對不住了,兩位,真不是我想拆,可你們家做的這缺德事,拆個家都算輕的,等你爹回來,我還得揍他一頓,讓他長長記性,什麼玩意,說起來還是院子裡的二大爺,乾的卻不是人事,讓開,別一會濺你們一身.”

傻柱意外驚喜,也住了手,後院的許大茂也聽見了中院二大爺的大叫,連忙關上門窗,用櫃子死死抵住門。

“各位大爺大媽,姐姐妹妹,那我就說道說道,讓大夥給評評理.”

“老太太,對不住了,您回去歇著,我還得回去開火,就先不陪您了.”

“老太太耶,真是對不住您,這真是沒辦法,這舉報啊,劉海中說了,是許大茂這個王八蛋讓弄的,沒法子,您就看今天晚上我好好收拾收拾這小子吧.”

傻柱瞪了一眼幾個想來勸架的老婆子,這下子真沒人攔著了,傻柱砸得正歡。

二大媽傻了眼,傻柱雖然混,但也從不無理取鬧,看來這是當家的做了對不住傻柱的事,這事可怎麼辦,拉也拉不住,隻好在後院大聲呼救。

傻柱砸二大爺家的動靜不少,早出來了不少人,可見傻柱拎著棍子,也沒人敢上前,都是大姑娘小媳婦再就是老婆子,誰能拉得住。

“說什麼我潛伏在這院子裡,意圖破壞,這老東西不是人,這是要坑我家幾代人,你們說,我該不該拆他們家.”

二大爺沒一會就被揍得鼻青臉腫的,急了眼。

聾老太太出麵,傻柱隻好收手,反正砸也砸了,氣也出了不少,再找劉海中算個賬,差不多也就得了,總不能把這二大爺套個麻袋揍一頓,要揍肯定當麵動手,傻柱暗暗打定主意。

鄰居老人勸慰幾句,搖搖頭,走了,三大爺趕到時,正趕上收尾,明白了事由的緣委,倒是一句話沒說,也回了前院。

“柱子,住手,伱這是幹啥,有力氣沒地方使啊,在後院裡還耍威風.”

可該來的還是要來,加班的回來時,許大茂也跟著被保衛科放回來了,人家說了,幹完活滾回家,保衛科不提供住宿。

“這劉海中人事不做,前不久我被派出所帶走的事,大夥還記得吧,就是這老東西舉報的.”

“我還就不信他哥倆端回家的,這老東西不嚐嚐,吃著我的,背後還他奶奶的一棍子想把我打死,永不翻身,這他奶奶的還是人嗎.”

“的勒,既然老太太開口,我就不砸了,二大媽耶,對不住了,反正現在天氣慢慢熱起來了,您就先涼快著吧.”

後麵的事就簡單了,傻柱在中院就截住了二大爺,說了沒幾句,就動了手,二大爺那是個,被揍得舉著胳膊護頭,在中院不停的快走,跑都跑不動。

大院再一次恢復平靜,隻有二大媽流著淚帶著兩傻小子打掃一片狼藉。

可一大爺老早就關了房門,就跟不知道似的,其他人也勸不住,再說二大爺這事做的的確不地道,也就沒什麼人真心實意的拉架。

見兩兄弟承認,傻柱環顧四周,然後笑著說。

劉家兩兄弟被傻柱瞪著,不由自主的點點頭,這都是事實,二大媽一聽,老頭子做了這種缺德事,也是傻了眼,這得多招人恨啊,老東西就沒在家說過,要是說了,自己怎麼也得攔著,這是把人往死裡整啊。

“柱子啊,你也先回去消消氣,這二大爺是做得不對,可這二大媽和孩子沒錯,你呀,唉,都不知道說你什麼好.”

就聽一聲吆喝在後院炸響,看著聞訊出來的聾老太太,傻柱隻好笑著說道。

“好好說話,還長能耐了你,到底怎麼回事,說出來讓大夥聽聽,你要是真有理,我們也不攔著.”

“行了,柱子,奶奶知道你受了委屈,可這冤有頭,債有主,你砸他們家,讓其他人怎麼住,收手吧,等劉海中回來,你自個找他算賬,我們不攔著你.”

“傻柱,你給我住手,是我檢舉的沒假,可這是許大茂讓我舉報的,你該去找他.”

傻柱嗬嗬一笑,拿著木棍向大家一拱手。

眾人明白了原委,也失去了勸說的興趣,前幾天傻柱還幫著小朱分海鮮呢,多少都還記得這點情分。

大家都是心知肚明,這劉海中是想一棍子將傻柱打到萬劫不復,沒聽說兩家有啥怨仇啊。

“誰也別攔著我,誰攔我,我跟誰急眼.”

聾老太太拿柺杖杵了一下地麵。

“可這老東西舉報我,我和他家無冤無仇的,光天、光福,你倆自己說,我待你倆咋樣,是不是有點好東西就讓你倆嚐嚐,不止一次吧.”

傻柱不用回頭也知道,這是老太太出來了,隻好先住手。

聾老太太一句話沒說,隻是點點頭。

“派出所可是說得清清楚楚,我家裡祖宗三代沒開過酒樓、飯館,沒有任何生產資料,就是劃個僱農也正常.”

“許大茂,你個狗日的,給老子滾出來.”

“許大茂你個孫子,給老子滾出來.”

傻柱再次大吼,這次也是怪了,院子裡圍了不少人看熱鬧,卻沒人相勸,一大爺和三大爺就沒出現,二大爺倒是烏青著臉,看著自己的家發愣。

“傻柱你才他媽孫子,老子就是不出來,你有種進來啊.”

許大茂還在屋裡大聲回話,傻柱也不囉嗦,拎著木棍走了過去,一邊還笑著對圍觀的鄰居說道。

“各位老少爺們,你們做個明證,是這孫子讓我進去的.”

說著就揮起木棍一頓狠砸,聽得裡麵的許大茂心驚肉跳,但還在嚷嚷。

“孫子誒,趕緊的,再不進來,你許大爺可是要睡了,明兒個還得早起上班.”

傻柱聽完也是笑了,指著屋子,回頭笑著對大夥說。

“大夥聽聽,這還是人嗎,還要去上班,上你個姥姥”!

說著更是賣力的動手,一個老房子哪經得起這番折騰,很快門窗全毀,見門被櫃子堵住,傻柱又笑了。

“孫子,你這王八殼子來得挺快啊,彆著急,爺爺這就給你撬開.”

應該是許大茂自己在櫃子後麵死死地頂著,傻柱踹了幾腳,櫃子都沒倒。

“行,等著,老子放把火,看你這殼開不開.”

說完,傻柱就去中院,沒一會,還真舉著個火把回來,手裡還拎著一壺菜油。

“你不是殼硬嗎,我給你澆點油,再拿火燒一燒,看能不能做道烤王八殼子.”

“柱子,使不得,這風高夜燥的,你要是點火,這事可就鬧大了.”

“鬧大了,我都被抓派出所了,還不夠大嗎,麻煩您讓讓,一會這油澆倒您身上可就怨不得我了。

勸架的見傻柱鐵了心要放火,也攔不住,再加上這小子上次誣告老朱家大小子的事,大家都知道了,也樂意傻柱收拾他一頓。

傻柱將油壺擰開,向火把上澆去,火把一下子火焰升得老高,發出劈劈啪啪的響聲,不用傻柱再喊,就見許大茂挪開了被砸壞的櫃子,鑽了出來。

“你大爺就在這,想怎麼著吧.”

傻柱又笑了,這把火是不可能點的,沒想到這小子這麼不經嚇,還真嚇出來了。

扔了火把,拎著棍子,劈頭蓋腦的就是一頓。

隻見許大茂連忙捂著腦袋,口裡嚷嚷著。

“傻柱你個瘋子,你他孃的下手輕點,還真想把老子打死啊,去你大爺的,真你媽打啊,哎呦,疼死老子了,你丫真下死手啊,孫子唉,我和你拚了.”

“輕點輕點,老子錯了行吧,哎呦,爺爺,爺爺,我錯了,別打了,再打該死人了….”

戲劇性的變化看得大家哈哈大笑,這時,總算有人開了口。

“柱子,差不多得了,總不能真把人打死了,不值當的,歇了吧.”

傻柱今天連著發洩了三次,再加上許大茂居然沒有出息的改口叫爺爺,也是心情大好,笑著對眾人說道。

“今兒個看大家的麵子,放你一條生路,孫子耶,好好謝謝大夥吧,一年上頭的盡在院子裡惹事,你說說吧,這一年來,你挑了多少事.”

大夥一聽,還真是這麼回事,先是挑撥賈東旭,打了朱家大小子,然後挑動賈家媳婦再去捉姦,又壞了傻柱相親,更是在外麵招惹小寡婦,這次又誣陷朱家三口,這又背後挑事舉報傻柱,還真是沒少幹壞事。

“這許大茂還真是個壞種,走了走了,回去睡覺了,這種人真不值得勸架,就該讓他長長記性,別一天天的,盡在院子裡做壞事.”

“哥哥你這次是這個,真爺們.”

何雨水罕見的豎起大拇指,贊同大哥揍人。

“這種缺德冒煙的,就該好好收拾一頓,何師傅,您做的對.”

“柱子哥真是威武霸氣,酣暢淋漓,換我,還真做不出來,你說,當時他要是真不出來,你還真點火啊.”

傻柱憨憨的笑了。

“那哪能啊,我又不是真傻,就是嚇嚇這小子,沒想到還挺管用.”

“大哥你是沒看到,當時何大廚那威風八麵,嘖嘖.”

朱雪鬆少見的開口評論,朱雪梅也笑嘻嘻的點點頭,兩人被許大茂坑進了派出所,大哥卻一個多月不在家,沒見到報復,這肚子裡一直憋著氣呢,才故意的讓傻柱自己講,給大哥上點眼藥。

“那大院後來開會沒說說這事嗎.”

傻柱兩眼冒光,興奮的一下子蹲在椅子上。

“會上還真沒人說這事,隻是又把許大茂拉出來,批了一頓,一大爺給定的調子,混在工人裡,故意破壞大院團結穩定局麵,惡意打擊貧農,就是說打擊我….”

“二大爺也做了檢討,說是被人利用什麼的,倒是沒人搭理他.”

“行了行了,就這點破事,都過去這麼久了,非逼我再說一遍,走,先去地窖看看,你剛才說又搞了好東西,都有啥來著.”

傻柱起身,何雨水收拾碗筷,兩小也幫著。

“就是鹿、黃羊、青羊,還有兩隻野雞,都是醃好了的.”

傻柱興奮的搓著雙手,這都是稀罕玩意,上次隻有黃羊,這次居然還有鹿和青羊,有口福了,扭頭對著妹妹交代。

“下週必須得回來,看我到時候好好給你露一手,這兄弟真是能幹,纔在大院裡分掉了海鮮,轉過頭又弄了更稀罕的玩意,不行了,我這就去看看.”

“你自個去,我就不去了,對了,給雨水姐帶點鬆子和榛子回來,免得她還下去一趟.”

傻柱欣然領命,正要出門,又問了一句,“鬆子和榛子?這玩意也有,誰陪我下去,懶得翻.”

“哥,我陪柱子哥下去吧.”

老二不願擠在兩個女生中間收拾碗筷,這有了合適藉口,立馬主動請命。

“去吧,給隔壁老兩口也拿點,避著點人.”

“知道了.”

朱雪峰無事可做,直接回家,因為是週末,一會兩個上學的要回學校,吃飯比平時早了點,這會天還沒黑。

才進到前院,就見一個丫頭揹著一個,牽著一個,後麵還跟著棒梗,手裡提著一個菜籃子,裡麵有幾片菜葉子和一些其它被剔除的菜邦子什麼的。

這應該就是秦京茹了,還真是個丫頭,比二丫三丫要小,也就比小妹大個兩歲,稀奇的是,明明是個鄉下妹子,居然保持得挺白皙水嫩,可能是老秦家的基因好吧。

秦京茹沒見過朱雪峰,正猶豫著要不要打個招呼,後麵的棒梗倒是機靈,連忙跑上前,附著秦京茹的耳朵。

“小姨,這傢夥就是朱雪峰,我奶就是因為他們家才被抓走的,咱們趕緊走,我娘讓我們躲他們家遠點.”資本家有啥兩樣,您可別勸了.”已經可以預計到,61年肯定比60年更難,家裡的糧食存量也不多,算了算,要是居民指標不減,倒也能勉強支援,糧票倒還不少,好幾百斤,沒啥問題。朱雪峰也是咋舌,三塊,二十多倍的價錢了!這糧票肯定也沒法收了,黑市這麼高的糧價,擺明瞭收不到了。薛大爺沒法再堅持,東家仁義,再說,分成好像的確對東家不合適,找機會多給東家幫幫忙吧,沒別的法子了。看著在一邊伺候的三個丫頭,心中靈機一動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