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飛快的離開趙村,回到了大路上,還是沒敢停留,一溜煙跑回招待所。翻牆進去,爬上二樓,鑽進客房,關上房門,這才癱在床上。太刺激了,朱雪峰的心臟還在碰碰的狂跳,果然,不勞而獲黑吃黑纔是最刺激的……擦了擦腦門的汗,居然是涼的。檢視一下空間,細細清點,天都快亮了才點完,這是強迫症犯了,來來回回的點了好些遍,花了一個多小時。大黃魚28根,大約是9公斤左右,54根小黃魚,應該是不到2公斤,這就是接近10多公斤黃...第320章

收留師妹

明知道這都是鬼話,卻沒辦法,朱雪峰隻好坐下,林依蘭卻是站在師兄身後,像個跟班似的,周父就跟沒看見她一樣,說完就看著朱雪峰。

開門見山都沒用,這老頭就是要自己直接說明來意,現在也不接茬,滿口江湖套話。

朱雪峰沒遇到過這種破事,總不能說,我給你四百,你把閨女讓我帶走,一時間有些尷尬,好半天才冒出一句。

“周大爺,這麼說吧,小玉是我朋友,幫過我大忙,聽說小玉現在手頭遇到點事,我也不能置之不理,說是她急需用錢,我也就帶了錢過來,看能不能幫上忙。”

周父半晌才“喔”了一聲,“倒也不用麻煩小友,家裡雖然不富裕,但小玉的事,就是砸鍋賣鐵我們也能湊上,倒是謝謝小友古道熱腸,隻是不好意思,讓小友白跑一趟。”

說著就端起茶杯,卻見對方似乎裝傻,就是不動,隻好用杯蓋颳了一下茶杯裡的浮葉,輕輕吹開喝了一小口。

朱雪峰也明白人家是想轟人,這事人家還真不是錢的事,可事都沒談就被轟,這也太寒磣人了,還以為是個講究人,原來也就是做個場麵,這禮盒都送虧了。

既然如此,那就直接裝傻不動,這周曉玉他爹這做派的確一點不像個護衛,真像個師爺一類的人物。

“周叔這樣就沒意思了吧,我好心上門來幫個忙,您這直接拒人千裡之外啊。”

見朱雪峰換了稱呼,周父也不介意,隻是淡淡的回應。

接下來就簡單了,大家一番客氣,簡直是你好我好,朱雪峰也當麵甩下錢,帶走了周曉玉。

“些許家事,不勞小友掛念,我們自己會處理好,小琥,送客。”

“小玉,都出來了,還不開心呢,這種事算不了什麼,沒吃晚飯吧,一會回去,咱們做點好的,給伱慶祝慶祝。”

周父一雙眼還死死盯著朱雪峰,一邊聽著,這臉色慢慢變了,沒了惱怒,變成驚訝,最後居然擠出來了笑臉,似乎有些獻媚,真是變化多端的一張臉,隻見他拱了拱手。

“小蘭,回來連家門都不進,趕緊回來。”

隱隱約約聽到了吉普、槍什麼的,朱雪峰明白,這辛苦做的戲算是有點效果了,來的也算及時,再要鬧下去就得強著上了。

這件事應該對周曉玉打擊很大,剛才她就被關在隔壁,朱雪峰和林依蘭上門,她也沒有大呼小叫的求救。

周父也被朱雪峰一番話說得極為不爽,一個毛頭小子,倚仗什麼,居然在自己家當著自己兒子訓斥自己,還真是反了天了。

“師兄,這錢算我借你的,我得慢慢還,你可別著急,估計得還個幾年才能還清。”

這周父這翻臉比翻書還快,朱雪峰知道,解放後這種人受過敲打,最忌諱得罪公家人,隻是沒想到效果比想象的還好,看來以前被敲打得不輕。

說完就匆匆的跑了回去,沒法子,兩人上車等著。

“枉你這麼大一把年紀,家裡遇到點屁事都解決不了,隻能賣女求榮,你就不怕婦聯找上門,不怕街道和派出所來調查,你有什麼權利決定小玉的終身大事,知道現在是什麼年景嗎,給我收了你這一套。”

林依蘭臉色一緊,連忙看向朱雪峰。

也撕去了偽裝,惱羞成怒的起身,這會倒有些氣勢,像個有點底子的練武之人,門一下子被推開,一個小子跑了進來,看了看朱雪峰,見雙方架勢不對,連忙走到周父麵前,俯身低語幾句。

被逼得掃地出門,朱雪峰也有些惱火。

原來周父讓周曉玉作為借據人,錢卻留給周父給老麼找工作,最後這錢由周曉玉來還,周曉玉剛開始不答應,可朱雪峰卻是笑著答應了,周父還正正經經起草了借貸協議,讓周曉玉簽押。

“師兄,你和小玉等我一會,馬上回來。”

周曉玉一路沉默不語,跟著兩人,眼看著就要出院子,卻聽後麵一聲呼喊。

“小友剛才說得對,我這事的確處理得有些毛病,您有心幫忙,咱們怎麼能不識好人心呢。”

“行了,事情已經過去了,別把你爹的話放在心上,那些都當不得真。”

朱雪峰也是不敢相信,在這京城,還有如此頑固之人,是得讓相關部門來給他好好上一課,早不是包辦婚姻的時代了,就是親老子也不行。

還說什麼,“小女別的本事沒有,隨我習武多年,一身護衛的本事倒是學得不錯。”

想到剛才的場景,周曉玉忍不住噗呲一下笑了,她爹哪裡知道,自己的劍法都是師兄教的,師兄一身本事可是比她強多了,哪裡用得上她來護衛。

見周曉玉總算笑了,朱雪峰索性拿出借條還給周曉玉,周曉玉哪裡肯接,朱雪峰也就直接撕了。

周曉玉看著被撕掉的借條,一時間有些發懵,這可是好幾百塊啊,自己家現在砸鍋賣鐵也湊不出來的,師兄隨手就撕了。

“別想了,這也就是讓你能出來的權宜之計,還真當我讓你還啊,再說咱們師兄妹一場,這情義就值這點錢啊,美得你。”

周曉玉一時間被逗的又想哭又想笑的,急得揍了朱雪峰一拳,朱雪峰一邊躲避,一邊連忙打岔。

“你說小蘭家又有啥事,這都這麼久了也不見出來,要不你下去看看。”

周曉玉果然住了手,卻是收了笑容,搖搖頭,堅定的說“這個院子,我發誓,再也不踏入一步!”

見周曉玉說得斬釘截鐵,朱雪峰知道,這是被傷得狠了,隻是有些不解,但也不方便問。

好半天才見林依蘭臉色蒼白的出來,一言不發的拉開車門,說了句。

“師兄,咱們走吧!”

“爹,這就讓姐姐走了?那我的工作。”

“沒辦法,人家形勢比咱強,不低頭不行的,你不也說了,這朱同誌帶著槍,又開著吉普,鐵定是那行的,算了,他們啊,咱們惹不起,好在人家也算局氣,還留了錢,咱就知足吧。”

“那我的工作…”

“食品廠是不做指望了,不過拿三百塊去找個其它的臨時工,應該還是能成的,差點就差點,這剩下的也夠咱爺幾個花,這買賣值了。”

“那姐姐還會回來嗎…”?

“回不回來有啥區別,回來也沒地方住,以後嫁人還得我給備嫁妝,學了三年,連個工作也沒有,早知道不讓她學。”

“現在好了,她呀應該是攀上高枝了,咱們不去求她,她呀,估計也不會主動幫你們,你們啊,就死了這份心思吧。”

周父看得明白,幾個兒子還想從朱同誌這裡尋摸點好處,可小玉應該是死了心了,這次逼得太狠,再加上這些年的破事,想讓小玉回頭,難了,這丫頭脾氣可是死倔死倔的。

“師兄,你們可算回來了,沒啥事吧。”

“能有啥事,就是你林師姐有事找我,現在事也辦完了,對了,給你爹留了點好東西讓他嚐嚐,一會你找大丫一趟,連夜再跑一趟,送回家去,這東西讓人看著不好。”

三言兩語打發了高博,三人進到中院,大丫居然守在中院,比劃著劍法,見朱雪峰迴來,連忙迎了上來。

“大丫,去把張老爺子請來,做幾個簡單點的,周姑娘還餓著肚子…。”

三人剛纔在車上都是一言不發,氣氛很是古怪,現在外麵應該沒了吃的,隻能回大院再對付一口,周曉玉可是餓了兩頓了。

張老爺子的手藝是真不錯,又有謝老爺子幫忙,沒一會功夫,就端上來四菜一湯,兩葷兩素,還配了點酒。

“東家,兩位姑娘,請慢用,還需要點啥,讓大丫直接言語一聲。”

“老爺子辛苦了,您也坐下來喝一杯吧,大晚上的也沒啥事,門口老謝還在,再說我幾個師弟都在前院,沒啥事的。”

朱雪峰覺得陪兩姑娘有些彆扭,想拉張老爺子湊個數,可張老爺子是啥人,人老成精,根本不接茬。

見人都走了,周曉玉這下子纔算放開,一下子扭頭撲在林依蘭的懷裡,小聲抽泣。

“小蘭,我算是沒家了,當時我爹逼我的時候,你是不知道,那可叫一個狠,根本不把我當人…。”

林依蘭臉色也很不正常,隻是周曉玉現在壞了心境,失去了觀察和判斷,沒發現而已,被周曉玉一哭,也是眼淚汪汪,最後兩人莫名其妙的就抱頭痛哭起來。

朱雪峰受不得這個,兩姑娘抱頭痛哭,自己待著算個啥,直接走了也不合適,隻好走到窗前,開啟了窗子,默默的點了一根菸,先讓兩人哭會吧。

身後的哭泣聲漸漸的小了,隻傳來兩人的竊竊私語,朱雪峰沒心思偷聽,繼續點了一根菸,看著二丫三丫拎著劍在後院折騰,大丫倒是老老實實待在門口,等著隨時招呼,她這毛病怎麼說也改不了,朱雪峰也就放之任之了。

“師兄,過來陪我們喝點,這次是麻煩你了,沒想到一句戲言,竟一語成讖。”

朱雪峰笑著走了過來,一屁股坐下,“啥戲言,說來聽聽。”

“就是沒找到工作之前,讓師兄養著我們啊。”

周曉玉眼角還掛著淚花,卻笑了,“師兄可不許食言,我和小蘭現在都是無家可歸的人了,這段日子可得師兄照顧。”

朱雪峰有些莫名其妙,看著林依蘭,“怎麼你也無家可歸了,就剛纔回家一會的事?總不會也有個廠長兒子看上你,你不願意吧。”

“師兄別沒個正形,小蘭正傷心著呢,你還開玩笑,小蘭你自己說說。”

原來林依蘭她家見朱雪峰掏出大錢,卻是周曉玉自己還,這林家父母也動了心思,大家都差不多處境,林家也不比周家強,周老鬼的這個主意好啊。

這個被閨女帶到周家的小夥子手頭很寬鬆,扔個幾百塊都不帶眨眼的,也動了歪心思,這不讓林依蘭也找機會問問,能不能也借點錢,也給幾兄弟找工作用。

“這都什麼人啊,算是親生父母嗎?”朱雪峰隻是隨口感慨一句,林依蘭卻是更為難過,朱雪峰趕緊閉嘴,這還有故事啊。

原來林依蘭親孃是個二房,人早沒了,主母一直待她很一般,這次也是她慫恿林父,纔有了這個場景。

“你們爹總該都是親爹吧。”朱雪峰小心翼翼的詢問。

“師兄,你老在人傷口上撒鹽,真是壞透了,當然是親爹,可我決定以後不姓周了,他既然不要我,我就跟我娘姓。”

本來還想勸勸,怎麼也有養育之恩,可現在這事情的複雜程度,朱雪峰也有些撓頭,這兩家的家長真是讓人無語。

“既然這樣,你們就踏踏實實的住在這,等你們畢業,我就找人讓你們上班,臨時工也能養活自己,好好的活出個樣子,讓家裡人看看。”

突然想到些什麼,趕緊追問一句。

“你們倆是不是沒說畢業後,能找到臨時工的事?你們要是有工資上交,家裡怎麼也不會這樣吧。”

兩人茫然的搖搖頭,師兄當時是說過了一句,但還沒畢業,沒有啥訊息,兩人當然不會主動誇口,萬一沒成,這麻煩更大。

“明天回去就說,臨時工找到了,我想你們家也就改主意了,一家子在一起,怎麼也比在外麵待著的強。”

兩人同時搖搖頭,知道師兄不是嫌棄兩人,隻是不願兩人和家裡決裂。

“師兄不用勸了,我是鐵定不會回去了,我都決定了,以後就叫武鳳。”

周曉玉心意已決,當初周父逼迫她時,她就想的清清楚楚,準備晚上找個機會逃了,隻是沒想到林依蘭居然找到朱師兄。

“那我也不回去,我在家裡還不如在外麵開心,我也隨我娘姓,我以後就叫文雀。”

林依蘭雖然看起來宛弱,但多年習武,也意誌堅定,多年的遭遇,讓她清楚,自己在家也沒有一點存在的價值,為了這點錢,居然學著逼自己來借錢,以後最後的結果,肯定和周曉玉一樣。

(本章完)了。“二哥,都是我不好,我不要了….”小青年撫摸著妹妹的頭,一邊輕聲安慰著,小姑娘慢慢的止住哭泣,可憐巴巴的看著朱雪峰,就怕朱雪峰提出個讓二哥為難的要求。朱雪峰想研究這種車的發動機和馬科長打個招呼應該就行,根本上是當時一時氣惱,受不了小青年的語氣和態度。本來還想捉弄一下這小子,看林娜一個勁的衝自己搖頭,再看看對手的妹妹,笑了笑,算了。也沒了捉弄的心思,這小子還算上道,得了,比賽本身就是佔了便宜,要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