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查出來的資訊,隨筆中記載著一些關於修仙時代的事。對於那個神秘的時代,陸青還是很好奇的。所以他打算先將這本書弄清楚先。先檢視了一下書籍,陸青發現這本書的材質,也不一般,紙張特別堅韌,看著能儲存極久而不壞。【是否進行下載學習?】看著視野裡的提示,陸青選擇了是。【正在下載,當前進度1%,2%,3%……97%,98%,99%,100%】【下載完畢,是否進行學習?】逍遙散人,其實是千多年前的一位修仙者。這讓...第237章

先天境現身,驚變

“單宗主,且慢!”

看著銀月宗宗主,將手放在王盤的脖子之上,百花宮的柳副宮主連忙喝道。

生怕他真的一時衝動,將王盤捏死了。

“是啊,單宗主先別衝動。”

其他宗派勢力的人,同樣十分緊張。

他們此番前來,是想要和流雲宗理論,討要公道的,可並不想一上來就直接撕破臉。

如果銀月宗宗主真的上來直接捏死墨震的親傳弟子,恐怕事情一下就要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了。

聽到眾人的勸阻,銀月宗宗主氣血上湧的頭腦,也略微降溫。

捏著王盤的手掌,也鬆了一些。

本來,身為一宗之主,他不應該如此激動的。

但那被流雲宗長老殺害的,是他最得意的弟子。

他孑然一身,一生無兒無女。

最為關心的,無疑就是自己的五名親傳弟子。

其中,老五又是最受他寵愛的,也是他的關門弟子。

老五天資卓越,悟性也好,年僅十七,就已經筋骨境大成。

以他的潛力,隻要好好修行,將來成就武道宗師幾乎是必然的事。

就算是那先天之境,也未必沒有可能。

可就是這麼一位天資無限,前途高遠,被自己視若親子的得意弟子,竟被流雲宗殘忍殺害,眼下還要汙衊他是魔道中人。

這讓銀月宗宗主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。

想到這裡,銀月宗宗主的臉上煞氣再起,看向王盤的目光,也有殺意浮現。

“不好,這老東西真的想殺我!”

王盤看到銀月宗宗主眼中的殺意,心底一個激靈,頓時大驚。

有心想要掙紮,但他力量與對方相差何止數倍,如今一邊的琵琶骨折斷,要害又被拿捏住,哪裡動彈得了。

就在銀月宗宗主心下一橫,想要真的將王盤捏死的時候。

忽然間,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:“單宗主,小徒縱使有哪裡得罪之處,你身為一宗之主,又何必跟他一般見識,有損你銀月宗的名聲。”

隨著這道聲音落下,一道身影出現在酒樓當中。

來人身材高大,身穿玄色長袍,雙手揹負,頗有一股淵亭嶽立的氣勢。

“師,師父。”

見到來人,被捏著脖子,呼吸已經有些困難的王盤狂喜,艱難地喊道。

“宗主!”其他流雲宗弟子也同樣大喜。

“墨震!”

各宗派勢力的人,卻是大吃一驚。

哪怕是哪位柳副宮主,都露出凝重之色,心中暗暗戒備。

人的名,樹的影,流雲宗在這數十年中,蓬勃發展,勢力越來越大,隱隱有佔據雲州第一宗派的勢頭。

除了那兩名神秘莫測的太上長老之外,這墨震的功勞,同樣功不可沒。

傳聞中,這墨震的修為,已經達到一個後天極限,極中生變,錘鍊出自身神魂之力,距離那無數武者夢寐以求的先天之境,也不過一步之遙的可怕境界。

方纔在他出聲之前,酒樓中所有人,都沒能察覺他的行蹤。

就憑這一手,怕是傳言不虛。

“墨震,你終於肯出現了麼,怎麼,你的弟子不是說,你在閉死關麼,怎麼,我剛宰了你這得意弟子,你就這麼巧出現了?”

在一片戒備中,隻有銀月宗宗主,並不對墨震的出現感到驚訝。

他冷冷一笑,將王盤甩出去,嘴裡譏諷道。

既然正主已經出現,他自然也犯不著跟王盤一般見識。

雖然他真的很想一把捏死王盤,但身為一宗之主,這點氣度還是要有的。

不過死罪可免,活罪卻是難逃。

在將王盤甩出去的時候,銀月宗宗主取了個巧,手掌輕震,以陰柔之力,將王盤的一身氣血之力暫時震散。

讓他一時之間,身體麻軟,無法凝聚氣力控製身體,直接就被摔了個大馬趴,變得鼻青臉腫,受傷不輕。

“抱歉,一時沒收住手,傷到了你的寶貝徒兒。”

將人摔出去後,銀月宗宗主淡淡道。

眼看自己弟子丟了這麼大一個臉,墨震卻臉色不變。

隻是笑道:“小徒膽敢對單宗主出言不遜,這是他應得的懲罰,墨某還要感謝單宗主手下留情。”

儘管墨震禮數周到,還特意放低態度。

但銀月宗宗主卻絲毫不吃這套。

他冷冷道:“廢話少說,我今日前來的目的,伱應該很清楚,說吧,你們流雲宗的長老,殺了我的五弟子,這筆帳,該怎麼算?

還有,這些日子來,你流雲宗四處劫掠雲州其他的宗派勢力,到底是什麼意思,難道真的以為,這雲州是你流雲宗一手遮天了麼?”

這話一出,酒樓內其他宗派勢力的武者們,紛紛站了出來。

“不錯,墨宗主,你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!”

眾多強大武者的氣息聯合起來,向前壓去,其壓迫感之強,讓其他流雲宗弟子,都紛紛色變,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數步。

這一次各大宗派勢力前來的武者,雖然不算太多,但每一位稱得上是強者,沒有一個的修為,是低於筋骨境大成的。

如此龐大的戰力,就算是他們流雲宗都湊不出來。

“諸位還請冷靜。”

麵對那足以讓武道宗師色變的強大氣勢,墨宗卻依舊神色自若,臉色都沒有變一下。

依舊笑吟吟道:“對於此事,我流雲宗已經有妥善的處理辦法,說實在,我也沒有想到,宗內竟會出現劫掠其他宗派的事情。

此等惡劣之事,絕非我流雲宗的本意,純屬是一些利慾薰心的弟子的個人行為。

對於這等惡行,我流雲宗也向來都是深惡痛絕,絕不姑息的。

因此,早在數日前,我流雲宗就已經這次參與劫掠其他宗派的弟子和長老,全部拿下。

如今他們都關押在後山地牢中,隻要諸位同道等下跟隨墨某上山,我就將他們全部交由爾等處置。

至於各大宗派的損失,我流雲宗也會雙倍奉還。”

“至於殺害了貴徒的丘長老,也已經被關押起來。”墨震又對銀月宗宗主道,“我會親自將他交給單宗主你,屆時要殺要剮,都由你做主,我流雲宗絕不多言半句。

單宗主,不知如此處置,你是否滿意?”

各個宗派勢力的武者們,聽聞此言,都麵麵相覷。

他們沒有想到,流雲宗竟如此好說話。

要知道,流雲宗的行事想來都是蠻橫霸道的,尤其是近數十年來,更是變本加厲。

若不是被壓榨得實在受不了,他們又何如會前來流雲宗。

說實在,來之前,他們就已經做好拚死一戰的準備了。

隻是如今,墨震竟然一反常態,對他們示弱了,要將宗內的弟子和長老交出來。

流雲宗何曾試過這般服軟了?

這讓各個宗派勢力的武者們,都感到一絲反常。

銀月宗宗主同樣感到反常,他眯了眯眼睛:“墨震,你葫蘆裡賣得什麼藥,你會這般好心,老老實實地將人交出來?”

“單宗主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我流雲宗如此有誠意,你卻又心生疑惑,如果你和諸位同道不相信的話,不妨隨墨某上山,墨某這就將人交給你們。”墨震正色道。

聽到墨震又說到讓他們上山,銀月宗宗主心裡一動。

忽然擺手道:“既然你如此有誠意,再懷疑的話,倒顯得我等小人之心了,不過上山就不必了,貴宗諸事繁忙,我等不便打擾。

墨宗主你隻要將人帶下山來,我等擒住兇手之後,自然就會離開,不再打擾貴宗。”

“這如此使得,諸位同道遠道而來,卻連我們流雲宗的酒水都沒能喝上,要是讓天下人知道的,豈不是會恥笑我流雲宗待客無方?

還請諸位同道上山,宗內早已設下酒宴,替諸位一洗風塵,還望大家不要嫌棄。”

果然有問題。

見墨震一再邀請自己等人上山,銀月宗宗主越發感覺不對勁。

他冷笑一聲:“墨宗主,你一再想要我們上山,莫非是你這流雲宗內,設下了天羅地網,想要請君入甕,好一舉將我們全部擒下?”

“不錯,墨宗主,莫非你這當中有詐?”

各個宗派勢力的武者們,此時也琢磨出味道來,紛紛警惕地看向墨震。

見眾人油鹽不進,始終不願上山,墨震的笑容,也終於淡了下來。

“這麼說來,諸位是真的不肯上山了?”

“看來,墨宗主是真的心存他意啊。”

看到他這副模樣,眾人哪裡還不明白。

“唉,本來還想省一點力氣的,既然你們如此不識好歹,那就別怪我了。”

墨震臉上的笑意全無,隻剩下一片冷漠。

見他如此模樣,銀月宗宗主心中警惕之意大起:“墨震,你待如何?”

卻見墨震並不理會他,隻是恭敬地向著酒樓大門之外,深深行了一禮:“恭迎太上長老!”

“什麼!太上長老!”

眾人聞言,心中狂震。

要知道,能被墨震這一宗之主,稱之為太上長老的,恐怕隻有……

“哼,我早就說了,不用費那些力氣,既然鎮中已經佈下了法陣,又何必多次一舉再將他們騙到山上,難道就憑他們,能夠逃脫得了我的手掌心嗎?”

隻聽一道陰冷的聲音,忽然間響起,一道身穿白袍的身影,出現在酒樓大廳中。

此老者白鬚白髮,目如禿鷲,鼻如鷹勾,麵相一看就十分陰沉。

鷹勾鼻老者一出現,強大且陰冷的氣息,就鎮壓全場,讓所有人的身體,都變得無比沉重起來。

哪怕是已經踏入宗師之境的銀月宗宗主和百花宮副宮主,都感覺到身子凝滯,移動困難。

“先天威壓,先天境強者!”

銀月宗宗主看向那鷹勾鼻老者,心中駭然。

“有點本事,在我先天威壓之下,還能夠抬頭,不愧是銀月宗的宗主,這意誌磨練得還算可以,想必你的神魂之力,也已經將要成型了吧。”

鷹勾鼻老者有些意外,不由地讚了一句。

“前輩想必就是流雲宗的先天境老祖吧,聖山有令,先天境強者,不得隨意向先天之下的武者動手,前輩莫非想要違背聖令?”

銀月宗宗主有些艱難地開口道。

“想拿聖令壓我?”鷹勾鼻老者陰沉地看著銀月宗宗主,“你們這麼多人,聯合起來,欺到我流雲宗頭上,難道以為僅憑一道聖令,我就不敢拿你們怎麼樣嗎?”

“前輩,你若是以大欺小,莫非就不怕我銀月宗和百花宮的先天境老祖,也同樣不講規矩麼?”

見鷹勾鼻老者,竟似想要真的對他們動手,不得已,銀月宗宗主隻能將自家的先天境老祖搬出來。

鷹勾鼻老者頓時有些遲疑起來。

銀月宗宗主見狀,暗自鬆了口氣。

這就是宗門擁有先天境老祖的優勢。

先天境老祖,稱得上是一個宗門最為深厚的底蘊。

先天境身上的奇特意蘊,使得先天境強者之間,隔著一定的距離,都能夠相互感應。

而因為突破先天境之後,經歷了天地規則的洗禮,絕大部分先天境強者的肉身強度和先天真氣,還有神魂之力,都差得並不大。

因此同樣是先天境,隻要不是境界差距過大,想要一對一地滅殺對方,幾乎是極為困難的。

就算打不過,對方也可以提前逃跑。

一旦形成追逐之戰,變數可就要太多了,掌握著主動權的逃跑一方,有太多的辦法可以甩掉追蹤者。

正因為先天境難殺,所以那些擁有先天境強者的宗派之間,往往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。

那就是除非是遇到足以讓宗門顛覆的危機,否則的話,普通的宗派摩擦,先天境強者一般是不會出手的。

不然的話,要是兩邊的先天境強者都不講武德,出手偷襲對方的弟子。

恐怕到了最後,兩邊的宗派都要死傷大量的弟子,要成為光桿司令了。

銀月宗宗主就是賭鷹勾鼻老者不敢打破這條規則,現在看來,他是賭對了。

然而,就在銀月宗宗主鬆了口氣之時,卻見那鷹勾鼻老者忽然間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。

“你一定會覺得,我會顧及規矩,不敢動你們是吧?”

“現在我告訴你們,錯了,今日,你們都得死在這裡!”

“不過是區區兩名先天初境而已,等今日過後,那兩個老傢夥如果敢前來,我連同他們都一起滅殺掉!”

說罷,鷹勾鼻老者的手上,忽然出現一麵小旗,輕輕一搖。

下一刻,驚變忽現。

(本章完)些寶刀雖然不錯,但比起他原來那柄,也強不了太多,所以他都暫時沒有選。晃晃悠悠地跟著下人前往膳廳,陸青的心裡也是一片滿意。吃晚食的時候,陸青也得知了。魏大總管已經和馬家那邊商定好,拜師儀式,就定在三天之後。明天他們就會向各家發出請帖,邀請城裡各個家族和勢力到時前來觀禮。三天麼,那時間還多著。陸青知道後,琢磨了一下,晚食過後,就找到了魏星河。“魏家主,有一件事我想要請您幫忙一下?”“哦,不知是何事?陸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