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我視你如兄弟,你卻如此待我?我哪裏對不起你?”曹德哆嗦道:“是他們逼我的!我不是自願的!老劉,你相信我!”劉念語神色複雜,竟然真的是曹叔叔,這讓她很失望。“秦先生,你又救了我一次,謝謝!”秦陽淡淡道:“不用,是我答應你們的,現在源頭已經找到了,剩下的事情,你們應該能解決吧?”劉宏宇激動道:“當然,剩下的都是小事!哪裏需要勞煩秦先生!”秦陽點了點頭,然後喊道:“肖小姐,走了。”肖清清碎步上前,看向秦...第1章

“臭小子,我有個朋友遇到了麻煩,需要我的幫助,所以我要離開一段時間,什時候迴來說不準。”

“你也別縮在這個山溝溝的天天玩泥巴了,十年前我在外麵欠了一個人情,我當時跟他說了,將來會讓我弟子來娶她孫女還這個人情。”

“你拿著桌上壓信封的半塊玉佩去找他。”

“哦對了,老頭子我出門在外沒錢用不方便,所以你存在土豬罐裏的錢我都拿來用了,放心,我還是有給你留一點的。”

“最後,修行別落下,為師迴來要檢查。”

秦陽手裏的信紙被他捏得皺巴巴,臉色難看的望著被敲碎了的土豬罐碎片,這些碎片壓著幾張紙幣,麵額最大的是十塊。

臭老頭,我這存錢罐裏,至少有五萬塊錢吧?

你就給我留了不到二十塊?

許久,秦陽歎了口氣,算了,十八就十八吧,好歹能吃兩碗麵。

秦陽拿起桌上的半塊玉佩,然後撕開了信封,裏麵有兩張紙,一張是老頭寫給那個恩人的,一張是恩人家的地址。

...

兩天後,天江省雲陽市。

秦陽來到紙上寫的地址,竟然是一個別墅區!

“看來還是個大戶人家?”秦陽微微咋舌。

這裏麵的別墅,隨便一棟怕是都要上千萬,那得多少土豬罐才能裝滿啊...

“喂,你幹什麽的!這裏可不是你能久留的地方,趕緊走!”

保安拿著防暴棍,兇神惡煞的看著秦陽。

“我找人。”秦陽輕輕一甩,半塊玉佩飛向這個保安。

啪的一聲,保安接住了,但是卻感受到了一股巨力,這股力量震得他後退三步!

保安有些震驚,他乃是特種退役,一般人哪怕是近身給他一拳都難讓他後退!

這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卻...

“我找林養浩,拿著這半塊玉佩給他看,就說故人子弟,來找他還恩。”

保安深深地看了一眼秦陽,不複之前的那種兇狠,但還是厲聲道:“在這等著!”

而後,他去打電話,片刻之後,他從保安亭裏出來,把玉佩還給了秦陽。

“往裏走,八號別墅。”保安說道。

“謝謝。”秦陽進入別墅區,保安看著他離開的背影,然後低頭看了看手掌心發紫的印子,咕噥道:“哪來的這麽厲害的人?”

無比豪華的八號別墅,秦陽走過前庭花園,然後上前按了兩下門鈴。

大門開啟,一個穿著休閑,模樣清純動人的美貌女子出現在秦陽的眼中。

咦,這妹紙很漂亮啊!

“信物呢?”女孩沒有直接讓秦陽進入別墅,而是皺著好看的眉毛,清脆的聲音帶著一些嫌棄。

秦陽把半塊玉佩遞出,女孩兒拿了過去,看了看,然後問道:“你叫什麽名字?”

“秦陽。”

“先進來吧。”

她敞開大門,讓秦陽進去,別墅裝修得倒是豪華,但是空蕩蕩的,沒有其他人。

秦陽耳根一動,聽見了樓上的動靜,似乎人都在樓上的某個房間裏。

林霜舞好像不怎麽想搭理秦陽,不過他也不在意,隻是心中暗暗想著,老頭真不靠譜,這一家明顯是大戶,有錢的很。

就這,老頭也敢說讓自己來娶了人家孫女來報恩?

他承認老頭本事通天,教給他的本事也都了不得,但這種話也太不要臉了點...

等會兒怎麽說?

我替我師父來報恩的,所以我要娶了您的孫女?

怕不是要被人亂棍轟出去吧...

“你先在這等著吧,不要亂碰這裏的東西,否則任何一個東西損壞了你都賠不起。”林霜舞說完,也不理秦陽,上樓去了。

這時,秦陽感受到了樓上傳來的真氣,隻是,這一絲絲真氣,好像有些不太對勁...

他猶豫了一下,還是起身上樓了。

二樓的一個房間大門敞開,秦陽走了過去,剛好聽見了裏麵的談話聲。

“趙神醫,我父親他怎麽樣?”一個有些急切的男人聲音響起。

“放心,林老的病症隻是小問題,他不過是暗疾複發,隻要我施幾針為他順了氣便沒問題了。”一個老神在在的蒼老聲音隨之傳來。

“那還請趙神醫趕緊出手,我爺爺已經昏迷兩天了!”開門讓秦陽進來的女孩聲音響起。

之後,那名為趙神醫的人,似乎在施針,秦陽走到門口,看見一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白發老頭甩出幾根銀針,刺在了床上老人的不同穴位。

隻看了一眼,他便看出了問題!

床上的這位,應該就是林養浩老先生了吧?當年幫了老頭的那個人?自己可不能讓人迫害他致死!

秦陽毅然開道:“這幾針下去,老爺子的壽元至少縮短三年。”

唰!

秦陽突兀的聲音,讓房間裏的幾人都是一震。

“誰讓你上來的!”

開門讓秦陽進入別墅的林霜舞臉色大變,叱問道。

在她旁邊,還有一對中年夫婦,中年男人戴著眼睛,斯斯文文的,女人麵色有些憔悴,但依舊不掩其姿色。

“哼!”施針的趙神醫冷哼一聲,麵露不滿。

中年男人急忙嗬斥道:“閉嘴!趙神醫可是天江省的名醫!救人無數,豈是你一個黃毛小子能質疑的?”

林霜舞也憤怒的道:“這是我家,你隨便上樓,你有禮貌嗎?”

她十分生氣,這個叫秦陽的,真沒教養!

林雲河沉聲道:“趙神醫,他就是個無知小兒,沒有必要因為這種小孩子生氣!”

說罷他扭頭對林霜舞道:“帶他下去!別在這裏影響趙神醫救你爺爺!”

然而,白發蒼蒼的趙神醫淡然道:“不必!讓他留下來看!”

他超然自信的瞥了一眼秦陽:“既然有人質疑,那我自然是要讓他親眼看到我如何將林老治好的。”

林雲河狠狠的瞪了一眼秦陽,然後迴頭客氣道:“我父親就拜托您了!”

趙神醫神色淡然,手中拈住一根銀針,在不同的穴位刺探。

秦陽看著,眉頭緊皺,這個人也許真的有本事,但是卻用錯了方法!

這幾針下去,隻會導致林老的氣血變弱,哪怕人醒了,身體也會更差!

幾分鍾後,趙神醫施針完成,淡淡道:“好了,最快六個小時,林老便會醒過來了。”

林雲河激動難耐:“多謝趙神醫相救!”

這時,秦陽手指一動,一根細細的銀針飛出,刺進了林老爺子小腿的一個穴位。

趙神醫冷漠的瞥了一眼秦陽,語氣傲然:“小事而已,就是有的年輕人,不要在自己不懂的領域亂嚼舌根。”

林雲河聞言,也是麵色微沉,帶著幾分不快的看向秦陽。

正準備訓斥,就聽林霜舞欣喜的喊道:“爺爺...爺爺醒了!”

林雲河一怔,趙神醫也是有些猝不及防,驚異的看向床上的林老!

果然,原本呼吸微弱,雙目緊閉的林老,已經轉醒!

趙神醫有些懵,這...怎麽可能?

秦陽則是看著病床上的老人,露出一抹笑容。一掌平推而出!一道真氣掌印推平一切,朝著後方碾壓而去。砰的一聲,掌印被一個火焰拳印撞碎,大片的火焰飛散開來,燃燒了整片山林。不過,那一簇簇火苗卻是如流星墜火,散落四方,饒過了前方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焰包圍圈。於羨淵眉頭一挑,然後隻得停下逃跑的步伐。他迴頭一看,便見秦陽站在一枝樹幹上,冷漠地望著自己。“縮地成寸,真的給了你無與倫比的速度。”於羨淵歎了口氣,盡顯無可奈何。他真的已經反應夠快了,可依舊沒能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