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責了一聲,隨後又恢複了笑容,“可不能委屈了青瑤姐姐,一會兒就讓人派兩個得力的丫鬟過來伺候。”婆子應聲點了點頭。蔚青瑤淡笑如風,雙眸平靜地掃了一眼婆子手中的托盤。婆子將托盤放到桌上,蔚芙則過去幫忙攙扶起身的蔚青瑤,小嘴殷切乖巧,“青瑤姐姐小心點,這還沒出月子呢,得仔細養著身子。”“妹妹費心了。”蔚青瑤笑道,任由她將自己扶到了桌邊。蔚芙掛著甜美的微笑,“這是大夫人送來的膏藥,讓我代她向你賠不是,還望大...嗚咽的北風,裹著鵝毛大雪,如一片片淩厲的刀鋒,席捲整個大地。

一座高牆大院,巋然不動地屹立於寒風之中。

奢華的主院,傳出一陣陣淒慘的嬰兒啼哭聲。

他已經餓了三天兩夜,嗓子早已啞了,倘若再不進食,恐怕活不過今晚。

冰冷的雪地裏,一名女子不斷地磕頭求情,眼角的淚結成冰,掛在臉頰,混著喉嚨撕裂滲出的血,觸目驚心。

她不斷重複著一句話,“求王爺開開恩,放過我們的孩子吧。”

精緻華美的房門緊閉著,屋內悄無聲息。

“王妃,你做出與人苟且之事,生下這孽種,竟還有臉來向王爺求情?”一個長得十分精緻的美人,懶懶地站在屋簷下,斜眼望著雪地裏的蔚青瑤。

蔚青瑤拚命搖著頭,眼淚再度決堤,“王爺,妾身絕沒有做出有辱王爺名聲之事,王爺一定要相信妾身啊!”

美人哂笑了一聲,不予置否。

證據確鑿,休得她抵賴。

隻聽“吱呀”一聲,緊閉的房門終於被開啟,從中走出了一名婢女。

王爺相信她了?

蔚青瑤當即充滿希望地望著她,直至婢女將一封休書遞到她麵前,冷冰冰地傳道:“你做出這等事,王府是斷不能留你了,還請蔚姑娘回吧。”

“王爺,妾身真的是被冤枉的啊!”蔚青瑤突然抗拒起來,起身就欲往房門衝去,奈何腿腳已麻木,被婢女一擋,徑直跌落在雪地中。

“王爺的脾氣,你是知道的。”婢女沉下臉警告道。

靖安王,是出了名的嗜血殘暴。

可此時,蔚青瑤哪裏又顧得上自身的性命,不知從哪兒來的力氣,推開婢女就衝了上去。

“滾。”

就在她的指尖即將碰到房門時,一道森冷至極的嗓音傳出,緊接著一股強大的內力瞬間將她彈開。

她滾到雪地中,吐了一口鮮血。

作壁上觀的美人,又是一笑。

不自量力。

蔚青瑤艱難地抬起頭,倏然瞪大雙眸,這才發覺嬰兒的啼哭聲已經消失。

“孩子!我的孩子!”

她慌忙跑到關押她孩子的房門前,瘋狂地拍打起木門,心急如焚,“允兒,允兒你怎麽不哭了?允兒,你快應應娘親啊!”

而此時此刻,房內卻一片死寂,回應她的隻有嗚咽的狂風。

淚水如斷線的珠子,從她紅腫的雙眼中,大顆大顆地砸落在地,凍傷的雙手血跡斑斑,鮮血甚至染紅了精美的木門。

她哭著哭著,突然絕望地笑了。

她的孩子,死了。

她剛剛纔出世三天的孩子,一口母乳都沒有吃上,就被活活餓死了…………

而她除了眼睜睜地看著他死去,卻什麽也做不了。

休書已下,她也已沒了退路。

“是娘親不好,是娘親沒有能力保護好你。”她溫柔地撫摸著木門,就像撫摸著她的孩子,輕聲低喃,“來世,我們再做母子。”

握著手中的休書,她緩緩後退了幾步,帶著視死如歸的笑,然後——猛地撞在了木門上!從手中脫落,摔在了地上。蔚南煙同樣驚詫不已,起身走到蒲媽媽身邊,“靖安王是怎麽知道這訊息的?”“聽一個下人說,傍晚時分,龍大人來尋過大小姐,但那下人不敢透露,就借機跑了,也許是龍大人發現了端倪,這才通報給了靖安王。”蒲媽媽迅速分析道。沈氏氣急敗壞,“你怎麽不早說?!”“老奴也是剛剛才知道。”蒲媽媽委屈,自從蔚青瑤去了李員外府,她就一直忙著張羅慶祝的事情,哪裏會想到走漏了風聲。回過味來,蔚南煙身子軟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