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著司宸衝了過去。就在這時,郭洋突然看到司宸痛苦的掙紮,他的臉色從白到黑,而他的身體裏,開始有黑氣在不斷的往外湧,這是……死氣?司宸的身上怎麽會有死氣?來不及多想,郭洋自然知道邪師如果得到這些死氣會怎麽樣,他必須阻止他們。“宸少,快走!”郭洋撲過去,用力的推了一把司宸的輪椅。莫言潼他們全都被雷聲震得耳朵都快要聾了,唇間都開始溢血,根本就動彈不得。他看著郭洋渾身是血,但是仍然提著劍在跟人鬥法,他們看不...嫁給植物人反派後,炮灰靠算命洗白??????????????????????“顧戎,你還想我繼續給你媽治病的錢,就趕緊給我滾去司家。”

聽到電話裏顧父的怒斥聲,顧戎把手機隨手一扔。

抱著馬桶把肚子裏能吐的全都吐出來了,已經三天了,她還是受不了自己的醜。

剛纔不小心照了一下鏡子,又吐了。

想她一代玄門大佬,居然被一道天雷擊中。

穿到了一本剛剛在網路上走紅的新書裏,淪為一個160斤的大胖子。

還是最惡毒,最作,還死得極為淒慘的女配!

按照書裏麵的劇情,她是顧父的私生女,被帶回顧家後就對男主林佑其一見鍾情。

但是女主顧靈兒和林佑其情比金堅,就算惡毒女配再怎麽使計,都沒能動搖他們的愛情半分。

反而讓林佑其對她厭惡至極。

顧家看到顧戎來了之後,弄得家裏雞飛狗跳,就決定把她嫁給司宸。

要說到司家,現在是富可敵國的大家族,但是司宸剛剛出車禍,成了植物人。

而三個月後,司家破產,司父坐牢,司母瘋了,後來還被幾個人渣給輪了,然後自殺。

後麵估計是為了製造一個反派出來,司宸莫名其妙的又醒了,把所有害了司家的人都殺光了,淪為全文最大的反派。

而她!!

被司宸砍了幾十刀,剁成肉泥餵了狗!!

大結局。

顧戎用力的拍了拍馬桶,尼瑪,手好痛!不是做夢!

她不僅穿到這本三觀不正的書裏麵來了,還又醜又作,關鍵是連自保的靈力都沒有了。

還非常的短命!

這要怎麽玩?

顧戎正要起來,卻聽到一聲:“biubiu小泡我來了。”

顧戎左右看了看:“誰在說話?”

“是我啊,我是超級無敵最萌最可愛最有實力的係統小泡。”

“那你送我回去。”

“嗯……你已經被天雷劈成了灰,宿主真的要回去當肥料?”

“我在這裏也隻能活三個月,我要承受每天被自己醜哭的痛苦,還是回去當肥料好了。”顧戎負氣的說道。

“這個……小泡能力不足。”

顧戎撇嘴:“那你能不能幫我改變一下這本書的結局?”

“嗯,小泡做不到。”

“嗬,說好的最有實力呢?”

“宿主的主要任務就是靠自己的能力改變這本書的結局,阻止大佬黑化。”

“我除了醜,一無所有!”

“可是宿主可以通過完成小泡給你發布的任務,獲取精力值,精力值可以換取宿主你想要的一切東西。”

“包括我原來的膚白貌美大長腿,玄門滿級大佬的靈力?”

“當然!小泡從不撒謊!”

“嗬……”顧戎冷笑的同時,也鬆了一口氣,幸好還有原書上沒有的轉機。

“如果宿主同意,那我們需要進行一次繫結,如果宿主中途反悔,就會馬上死。如果任務失敗,宿主也會馬上死。等到宿主的靈力值滿級,我們就會自動解綁。”

她根本就沒有選擇!

“成交!”

“宿主的第一個任務,嫁進司家。可獲得精力值500。”

這麽多?500?

“馬上嫁!”

顧戎飛快的開啟門,身形矯健的下樓,直接上了司家的車,司機隻感覺車屁股用力的往下墜了一下。

他隻是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顧戎,看樣子是強忍了一下,但是實在沒忍住,開啟窗戶開始吐了起來。

顧戎的自尊心受到了劇烈的創傷,但是她理解。

司機不敢再看後視鏡,直接開車往司家去了。

顧戎下車後,沈月依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愣了一下,輕聲說道:“你就是小戎吧?”

她居然沒吐,這定力可真行!

“是的,阿姨好。”

沈月依伸手抱著她,輕聲說道:“好孩子,對不起,是我們司家對不起你,讓你受委屈了。”

他們已經想盡了一切辦法,都沒能治好司宸,最後無計可施之下,找到一位大師。

這位大師給了他們顧戎的生辰八字,說是隻要讓顧戎嫁給司宸,可能還有一線生機。

她實在是沒有辦法了,才會讓人去顧家提親,沒想到,僅僅一天的時間,顧戎就來了。

不管怎麽樣,顧戎也是一個剛剛二十歲的小姑娘,沈月依心裏總是有些內疚。

嗬……

這誰對不起誰還不一定呢。

如果讓司家少爺看到她這副尊容,估計情願直接死亡。

司機跟在顧戎的身後,少爺在他的心裏就是神一樣的存在,就算現在昏迷不醒,也是神,顧戎這副尊容,根本就不配嫁進司家。

顧戎感覺到沈月依是真心的覺得對不起她,伸手在她的後背上輕輕的拍了拍:“阿姨,我沒事的。”

司機冷哼,你當然沒事,從一個私生女變成了司家少夫人,能有什麽事?

沈月依拉著顧戎進去,這才發現顧戎居然沒有一件行李。

顧家願意把女兒嫁過來,看來顧戎在顧家根本就沒有什麽地位。

沈月依心裏對顧戎更加心疼了,轉頭去吩咐傭人找人給顧戎置辦一些日用品和衣服。

“謝謝阿姨。”

顧戎的聲音軟軟糯糯,跟她現在的魁梧身材嚴重不符。

顧戎轉頭看著司機說道:“司機叔叔,你的廷尉發紅,命宮顯弱,明天你去青河路辦事的時候,記得千萬不要走臨江路哦。”

然後頭也不回的跟著沈月依進去了。

司機這才反應過來,她怎麽知道他明天要去青河路?

女兒明天第一天上學,他已經給夫人請過假了,但是這件事,顧戎怎麽可能會知道?

顧戎一進去,就感覺到客廳裏盤桓著濃濃的陰氣,可是她現在靈力值為零,根本就看不出來什麽。

沈月依對著樓上喊了一聲:“伯勝,戎戎來了。”

司伯勝很快就從樓上下來了,他在看到顧戎的時候,反應比沈月依要大得多,眼珠子明顯在地震。

“叔叔好。”

司伯勝在沈月依不悅的眼神下,恢複了理智:“還叫叔叔?”

顧戎抿唇一笑,五官就直接擠成了一堆肉,眼睛都不見了:“爸爸好,媽媽好。”

“好了,戎戎,媽媽先帶你去……看看司宸。”

“好。”

沈月依見顧戎聽話乖巧,對她更加喜歡了。對一件事這麽上心,他現在還在外麵報了一個什麽課程,說是一定要盡快跟上其他人的節奏,不能給你丟人。”顧戎其實很想說,讓舅舅不用這麽大的壓力,公司都是司宸在打理,沒人敢說舅舅的不是。可是,也不得不說,這是舅舅積攢了多年的怨氣。他靠這口氣撐著,想要證明自己,也是一件好事。“外婆,我沒事。”顧戎抬頭看著祖師爺的牌位,輕聲說道,“最近我經常都不在家,很少給祖師爺上香,這是來向祖師爺道歉來了。”祖師爺:我不信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