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綠。看著這一大片的藥田,盛風華的心情激動不已。身為一名國手丹醫,她最想要的就是有一片屬於自己的藥田。卻不想,這個願望前世沒能達成,現在如上掉餡餅一般落在了她的麵前,讓她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。盛風華生怕眼前的一切是一場夢,等夢醒了,什麽都沒有了。所以,看著這大片的藥田,她站在原地,止步不前。生怕自己一動,藥田就消失了。盛風華靜靜的站立著,就那樣直勾勾的看著整片的藥田,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。她不知道自己站...盛風華聽著這話,瞬間愣住了,呆呆的看著司戰北,眼眶有些發熱。她上輩子活了二十多年,被感動的次數都沒有這兩與司戰北在一起多。

這是她男人,一個知冷知熱的男人。雖然他們的結婚,並非是因為相愛,可他卻一直在疼惜著她。

這前身究竟是有多瞎,才會一直避著對方,還想著把對方推給白飛飛?

“怎麽了?怎麽不話,真的燙到了,我看看。”司戰北看著盛風華看著自己一副要流淚的樣子,心中一疼,上前拿著她的手檢查了起來。

“有些紅。你等著,我回屋拿燙傷藥過來,上了藥就沒事了。”司戰北一邊著,還伸手摸了摸盛風華的頭,轉身要去拿藥。

可就在司戰北轉身的那一刻,盛風華忍不住的就伸手從後麵抱住了他的腰。

突然被盛風華抱著,司戰北的身子一僵,很快就放鬆了下來。然後,他轉過了身來,伸手摟著盛風華的身子,低聲問道:“怎麽了?很痛嗎?”

“不,不是!”盛風華搖了搖頭,眼中的淚再也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。

看到盛風華哭了,司戰北更慌了,一邊手忙腳亂的去給她擦眼淚,一邊哄著她,“乖,別哭,告訴我你怎麽了?”

“我沒事!”盛風華搖了搖頭。

“真的?”司戰北看著她,明顯的不相信。

“我真的沒事。”盛風華看著司戰北如此的緊張自己,心中突然就高興了起來。她伸手擦了一把眼中的淚,抬頭看著司戰北,緩緩勾唇笑了起來。

笑嫣如花!

看著盛風華的笑容,司戰北的腦中瞬間跳出了這四個字。

失神了片刻,看著盛風華眼角還掛著的淚珠,司戰北又擔心了起來,問道,“確定沒事?沒傷到,也沒燙到,沒哪裏不舒服?”

“沒有,放心吧。”看著司戰北這樣,盛風華再次感動不已。如果不是拚命的忍著,她又要哭了。

真是的,這司戰北對她這麽好做什麽?她隻是他名義上的妻子,而且以前前身還嫌棄他,害怕他,甚至還討厭他。

他怎麽還能對自己這麽好呢?

“既然沒事,那你哭什麽,嚇了我一跳。”司戰北有些好笑的看著盛風華,他之前也沒做什麽啊,她突然就哭了,任誰也會嚇到的。

“對不起!”盛風華知道自己矯情了。可沒辦法,誰讓司戰北那話觸動了她的心絃呢。

上輩子,她一直把自己當成刀槍不入的女漢子,女強人,也沒有誰這麽對她過類似的話,更沒有誰這麽關心憐惜過她。她不感動纔怪?

“你沒事就好。我們快坐下吃飯吧?再不吃,菜都要涼了。”司戰北拉著盛風華在椅子上坐了下來,她這麽一哭,兩人的關係倒是親近了不少。

坐下後,盛風華要給自己盛飯,不想司戰北卻按住了她,道:“別動,你忙了大半了,我幫你盛。”

完,司戰北就拿過了盛風華的碗,起身盛飯去了。

盛風華坐在椅子上,看著司戰北的背影,眼中布滿了笑意,眸子裏同時溢滿了柔光。

隻是很快,她的目光又淡暗了下來,如果司戰北知道她曾經的身份的話……飛飛不是什麽好人,果然如此。盛風華睡了,白飛飛也不好意思多呆。雖然她是衝著司戰北來的,可也不能做得太明顯。而且盛風華還在,她也覺得膈應得慌。於是,她隻得起身離開。待到白飛飛走了,原本熟睡了的盛風華突然睜開了眼,正好對上司戰北那探究的目光。不由有些尷尬,輕輕的咳了一聲後,道:“她走了,你去忙吧。我一個在這裏,沒事。”“你?”司戰北被盛風華抓包,也有些尷尬。好在他臉皮比較厚,很快就恢複了過來,看著她想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