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曾經種種,都是我的錯,是我屢次三番的陷害你們,也是我想竊取這一次的賑災物資,可是,求您能看著澈兒的麵子上,摒棄前嫌,救澈兒一命!”她姿態低入塵埃,字字悲容哀拗。宮以沫歎息一聲。“皇後娘娘……你我明人不說暗話,我並非父皇親生,你覺得我的話又有多少分量?”皇後微微撐眼,沒想到宮以沫竟然是知道自己身世的,但是沒有辦法,她咬牙,再一次磕頭!“就算看在澈兒平時對你多有照拂的份上!就算看在我身為母親的一片苦心...宮齊煜原本認為,除了妹妹,沒有哪個女人能入眼。

尤其可可嫁人,他又修煉到第九重後,便越發無欲無求。

大煜國在他的治理下風調雨順,總之什麽都好,唯一的問題,大概就是他還沒有子嗣。

一年前,他實在沒辦法,被逼著娶了一位皇後,但是宮齊煜覺得他隨時都會離開這裏,所以並沒有和皇後圓房,因為愧疚,更留下聖旨,若是他突然離開,皇後可以再嫁,或者繼續做太後。

當務之急,是在宗室中,挑選一個聰明的孩子。

這天,宮齊煜正在因為挑選皇儲而為難,所以決定出去走走,結果越走越偏,突然聽到一陣喧鬧聲。

他按下身邊的宮人幾欲出口的問責,親自走了過去。

“大,大!大!!哈哈哈!果然是大!”

一個清脆的女聲驚喜道,“快快快!給錢給錢!把錢都拿出來!”

這時,一個小太監捂住口袋傷心的說,“娘娘,奴纔不小心把這個月的例錢都輸給您了,但這個月,奴才還沒給宮外的弟弟送錢……”

穿著華麗宮裝的皇後聞言皺了皺眉,最後敗在了小太監懇求的眼神下,十分肉疼的撥了半兩銀子給他。

並咋呼著說道,“去去去,沒錢還賭什麽賭!那個,你們誰宮外還有老子孃的,都撤出去!不許賭了!”

另外幾個小太監說,“沒,咱們都是孤家寡人,娘娘繼續吧!”

皇後這才露出個笑臉,“行,繼續繼續!”

或許是對眼下的生活太滿意了,皇後突然歎道,“哎!皇宮就是好!太皇太後不要我晨昏定省,後宮也沒有其他妃子要我教育,陛下不管我,宮裏的人還一個個都這麽有錢,本姑娘沒來錯地方!”

她身邊一個宮女說,“娘娘,瞧您說的,您是來當皇後的,還是來掙錢的?”

“當然是來掙錢的啊!”

皇後瞪著一雙杏眼,揚聲道,“咱們陛下六根清淨,無欲無求就跟仙人一樣!仙人,那是可以褻瀆的嗎?”

宮人搖頭,皇後有些猥瑣的笑了,“這就對了嘛!所以為了不孤獨終老,我得多撈點錢啊!不過等陛下成仙去了,我就是太後了!哈哈哈!我要是做太後了,會不會有很多人給我送錢啊?”

一群宮人都笑了,有人笑著附和,“對對對,等娘娘成為太後,一定有數不清的錢!”

皇後美滋滋的又問,“誒!你們說陛下什麽時候登仙啊?我有點急。”

哪裏是有點,她滿臉都寫滿了急切好麽?

宮人有些猶豫,畢竟誰敢議論陛下啊。

皇後轉眼又滿不在乎的笑了,“沒事沒事,來,下注了下注了!反正也就這兩年的事!你們說到時候陛下走了,我是要笑還是裝哭好呢?”

……

宮齊煜身邊的大內總管恨不得自戳雙目!

當初選皇後的時候,是誰說左將軍的女兒賢良淑德,柔弱純善的?你出來,雜家保證不打死你!

“陛下……是奴才禦下不嚴,奴才這就讓他們去領罰!”

宮齊煜卻伸手攔住了他,難得的,他嘴角染上一絲笑意。

“來福,朕看上去無欲無求,像個仙人?”

大內總管來福聽了,心裏一咯噔,這個問題可不好回答,不過真要說的話,自從公主出嫁後,陛下是真的越來越冷淡了。

宮齊煜看著那個因為賭博而臉頰暈紅的女人,和一年前大婚當天,那個有規有矩,害羞帶怯的皇後簡直判若兩人,他……好像錯過了很多有趣的事?

宮齊煜道,“傳令下去,朕今晚擺駕鳳儀宮。”

說完,他就走了,腦袋裏竟然不由自主的浮現皇後聽到訊息後,那驚慌抓狂的模樣,輕輕笑了起來。

來福驚呆了!久久沒回過神來……

剛剛陛下說什麽了?

陛下開竅了?陛下要睡女人了?!呸!陛下要寵幸皇後了!!

這簡直是普天同慶的大事啊!!

當訊息傳到鳳儀宮,皇後左小小的表情隻能用五雷轟頂來形容!

皇帝難道像書裏寫的那樣,被人奪舍了麽?

左小小內心抓狂不已,麵上已經僵持了。

“娘娘,您是歡喜太過了麽?還不接旨。”

左小小連忙露出一個溫柔大方的笑來,接了聖旨,並忍著肉痛,拿出一個荷包給來福遞過去。

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,為了太後之位,這些前期投資都是值得的!

來福原本不想接,要知道皇後很可能就一朝得寵成真鳳了!但是看到皇後緊攥著荷包不想給的樣子,來福笑著去接,“多謝娘娘賞……”

他用力抽過來,“……賜!”

左小小僵笑道,“那就不送公公了……”

天知道,那荷包裏有一百兩啊一百兩!完了完了,她不能呼吸了!

來福笑眯眯的說,“哪裏,奴才先在這恭喜娘娘了!”

看著傳旨太監離去的背影,左小小咬了咬牙,抓起手邊的杯子想摔!突然想起這是越窯的青瓷茶杯,價值不菲!

左小小想了想還是放下了,繼續在寢宮內暴走!然後抄起一個硯台就想摔!

……不行,這仙鶴戲水硯也很貴!

她找了半天都沒找到一個砸了不肉疼的,隻好用力揪自己的頭發!

“娘娘……”婢女怯怯的說,“您小心點,您頭上的翡翠碧玉簪也不便宜……”

左小小聞言連忙把頭上的簪子步搖扶好,哀嚎道,“小巧,你說陛下今天來幹嘛?和我討論道法?”

小巧將她按在椅子上坐好。

“娘娘!也許陛下是想留下一個子嗣,要知道,這纔是朝臣以死相逼讓陛下成婚的原因!”

“子……子嗣?”左小小懵逼了,“難道我進宮不是為了掙錢混吃等死麽?還包括生孩子?!……不不不!”

左小小強迫自己冷靜下來。

“陛下或許隻是過來敘敘舊!我們太緊張了,畢竟陛下都二十好幾了還是個雛,不可能突然壞自己道行的!”

宮齊煜一進來就聽到這句話,臉上的笑幾乎掛不住,他清心寡慾,是怕走的時候心有牽掛,這跟道行有什麽關係?比夏日,食物太少,經不起整個部落的人狂歡。龍城無極見狀心裏有些不舒服,“羅德還有維爾呢?”老嚓爾歎了口氣,“最近沒有下大雪,他們想去看看有什麽獵物,還沒回來。”這時候能有什麽獵物?隻有一些猛獸了。龍城無極沉默了下來,手裏的酒似乎也變得索然無味了。見他情緒低迷,老嚓爾不禁安撫的笑了笑,“這兩年已經好多了!早些年更苦,不也這麽過來了?”龍城無極放下酒杯,在老嚓爾麵前,他乖得就像個孩子,“是我無用。”老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